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FGO/周迦周无差】破坏神之莲-第五章

  咕哒有些担心现在的状况,自从前一天自己的两位从者谈过几句话最终不欢而散之后,那两人之间就开始弥漫一股奇怪的氛围,使得自己夹在中间只觉得尴尬。

  说点什么啊。

试图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咕哒在心底这么念叨着,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好几次都张开嘴,最后还是一言不发地悻悻闭上。

  两位从者只是各自保持着警惕,一言不发,甚至默契地完全避开彼此的目光。

  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局面变成这样的原因,咕哒甚至开始祈祷敌人赶快出现。

  不知是不是咕哒的祈祷得到的回应,两位从者就像刚才避开彼此间的眼神交流一样默契地各自抬起一条手臂,示意咕哒不要再向前。

  脑子里只是在考虑两位随行从者的事情,咕哒根本没注意到前方闪烁的光斑,光斑渐渐扩大,聚合,最终化为两名从者——Alter阿周那与迦尔纳。

  Berserker是老面孔,不过出现在他身边的迦尔纳还是第一次见,已经死去的难敌曾提起过他是一位Avenger,要说作为“迦尔纳”的特征的话,只剩下那张与站在咕哒身边的迦尔纳一模一样的面孔,然而相同的五官却有不同的色泽和姿态——他像是条美艳的毒蛇。

  和对面的Avenger相比,身侧的迦尔纳在咕哒眼中就像小白兔一样乖巧可爱。

  视线终于不再躲闪,而是在两位迦尔纳之间来回几次后,阿周那戴上了一副轻蔑的面具,即使Avenger烈焰一样的头发和嘴角邪恶又诱惑的笑意都散发着情欲的味道,和迦尔纳洁白如雪的头发和一副不谙世事的表情截然相反,迦尔纳或许是最接近神的,阿周那这么想道,因为他最克制。

  阿周那不像咕哒那样怀疑迦尔纳是否有感情知冷暖,因为在他那里,答案都是肯定的,他甚至不怀疑迦尔纳拥有最原始的欲望,但这些都被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庞掩藏,被他自己的理智克制。

  ——世人都以为阿周那对迦尔纳所怀有的感情不过是悔恨与手足之情,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对迦尔纳并没有这么单纯清白,这也是他不怀疑迦尔纳那张太阳神之子的矜贵脸庞下有血有肉,还有性欲。将他最外层的苍白剥开来,内里裹着的或许就是眼前这个Avenger,鲜红,张扬,不可一世的尤物。

  阿周那在思绪飘得更远之前提醒自己现状以将自己拉回现实。

  红白两色的迦尔纳对峙着,红者缓缓咧开了嘴,露出上下两排鲨鱼似的牙齿,他带着轻蔑的神色,话锋直指白者:

  “怯懦的伪君子Lancer,看来你不仅完全放弃了搭弓射箭,还被人类剪掉了指甲,成为了乖巧的猫咪,”Avenger弯起眼睛,歪了歪头,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真想挠挠你的下巴。”

  迦尔纳对这挑衅并不为所动,他的双眼紧紧盯着对方二人的一举一动,一手握紧了神枪。这种消极抵抗并没有打消Avenger的兴趣,他慢慢扩大笑意,鲨鱼齿透着骨骼的森白感:“难道是因为你还抱着那种,”Avenger的目光若有似无地从阿周那身上略过,然后继续说道:“对某人狂热的迷恋和憧憬。”

  且不说迷恋和憧憬,光是狂热这个词看起来就该与迦尔纳无缘,但说出这话的正是他的另一个自己,或者说是这面名为迦尔纳的镜子的背面。

  阿周那面不改色,脑中却已经将过去翻阅一遍,企图找到Alter口中那个迦尔纳曾经“狂热地迷恋和憧憬”的人,然而足以与迦尔纳相配的人,除了自己,阿周那再想不到别人,在他的潜意识里,并不认为除了自己以外还能有人足以与迦尔纳匹敌,更别说与他相配,这一点于他自身也是一样。

  以前的你可不会任由莫须有的愧疚使自己的光耀蒙尘。

  我的光耀永远不会蒙尘,因为那是太阳的光耀。

  “以及Archer,”或许是终于对挑逗不会对自己的话语做出过多反应的迦尔纳失去了兴趣,Avenger看向了阿周那:“从刚才开始就用火热的眼神看着我呢。

  “该不会是对自己同母异父的长兄抱有什么奇怪的欲念吧?”

  阿周那的面具在那一瞬间出现了裂痕,但仅仅是那一瞬,他将双臂环在胸前,用有些倨傲的眼光看向Avenger,同迦尔纳一样,选择了沉默。

  “讷,告诉我吧,阿周那。”Avenger抬起身边Berserker的下巴,欺身上前使得两人身体完全契合一处,后者显然是已经习惯这种严丝密合的大面积肢体接触,甚至抬手环住了Avenger纤瘦的腰肢。

  “你是因为什么才像这样任凭我驱策?

  “愧疚?”Avenger拉起Berserker的手置于自己咽喉处,深色的手指在苍白的肤色上格外刺眼,何况那里还有一圈比迦尔纳脖颈上更加显眼的伤痕。

  Avenger继续问道,他的鼻尖几乎碰到了Berserker的脸颊:“还是欲念?”


——————————————————

我更新了

我不是狗

我想写一个肥肠牙尖妖艳的Avenger迦啊啊啊啊——!!

评论(17)
热度(71)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