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FGO/周迦周无差】破坏神之莲-第四章

  两个人都在靠近对方的面孔时停下了攻势,显然二者都没能立即对对方下死手,只是继续相互对峙着,凝视对方的眼睛。

  连已经死去的难敌,目光都朝向着他们两人的方向。

  但是谁都没有动手。

  Baserker的目光透过布带间隙凝视迦尔纳翠绿的眼,和Avenger不同,迦尔纳的眼睛像两泓清泉,一眼就能看得到底,他不设防备,曾经遭受过的伤害的印痕都只残留在他的肉身之上,不存在他的眼底和心上。

  Avenger则不然,否则又怎么成其为复仇者?他有一双被妒火烧红的眼,连头发都是愤怒的火焰,要将目之所及燃烧殆尽。

  明明两个人有一模一样的面孔。

  Berserker微微歪了歪脑袋,稍稍收紧了手指,感受到力道的迦尔纳自然也将枪尖抵得更深了一点,Berserker的下巴立即渗出了鲜血。痛觉似乎没有给Berserker带来什么影响,他一脸还在思考什么的表情。

  ——够了,阿周那,回来。

  Berserker的脑中响起了Avenger的声音,Berserker歪头的幅度更大了些,他发现两个人的声音也是一模一样。他抬起空闲的那只手,试探着抚摸了一下迦尔纳的脸颊,而后者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迦尔纳说:

  “你不是阿周那。”

  他语气笃定地陈述道。

  那么我是谁呢?

  Berserker并没有开口,他只是卸下手上的力道,化作一束光消失在原地。

  “迦尔纳,你没事吧?”咕哒也就是嘴巴动得快,而阿周那从树枝上一跃落到迦尔纳跟前,就开始查看他脖子上的痕迹

  ——苍白得有些透明的皮肤上残留着手指形状的红色痕迹,衬得他脖子上的旧伤就像褪色了一样。

  阿周那无意识似的朝迦尔纳的脖颈伸出手,却在还有一点距离的地方停下,他的指尖微微颤抖,在他看来这些新旧伤痕都是由他——阿周那所留下的,比这更让人生气的是,留下新的伤痕的人不是他本人,而是另一个“阿周那”。

  他再也不想看到这副躯体上留下更多伤痕。

  “他不是你。”迦尔纳倒是很坦荡地将自己的脖子向前一送,立即触碰到了阿周那的指尖,突来的肌肤触碰让阿周那微微有些吃惊,不过他像平常那样,完美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大家都没事就好,”见两位从者都没什么大碍,咕哒松了一口气,随后他用一只手捏起下巴,开始思考:“那个berserker为什么撤退了呢?”

  “因为已经处于劣势了吧,即使是Berserker,一对二的胜算也是很低的。”

  “他并没有什么胜算。”阿周那反驳了迦尔纳的说法,握弓的那只手狠狠加重力道,下一次他可不会让那个berserker就这样逃掉。

  “不过那个Berserker的确很难对付,实在不辱‘阿周那’之名。”毕竟和对方直接交了手,迦尔纳中肯地给出评价:“不像是常见的Berserker那样因为身躯沉重而行动迟缓,他的动作敏捷,而力道也不输一般的Berserker。”

  “按照他们刚才的说法,除了Berserker阿周那之外,还有一位Avenger迦尔纳。”咕哒的表情有点紧张,若是一个Berserker就已经让人觉得吃力,再加上一个Avenger……咕哒不是第一次遭遇Alter,他深知Alter的可怕之处,同时也知道他们的可悲之处。

  那些迷失在仇恨之中的英灵,被永恒地困在背叛过自己的时代,企图由已知的未来改变还没发生的过去,企图与曾经的自己划清界限,想要超脱却让自己陷入一个没有出口的莫比乌斯。

  想要改变既定的未来,存在在既定未来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定的存在必定要阻止。

  背负仇恨和人和背负存在的人之间的战役,就像是为了讨好猎人而奔跑的猎犬追不上为了活下去而奔跑的兔子。

  “说起来,俱卢之战本来就是神话传说吧,就是说即使被改变了,也不会影响到我们吧?”稍微分析过形势之后的咕哒有些自暴自弃,甚至开始考虑就此放弃。

  咕哒的话立即引来两个从者的注意,虽然咕哒并不是个永不言败的精英类人士,却也远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不是这样的哦,咕哒。”

  罗曼的影像出现在空气中:“虽说《摩诃婆罗多》是一部史诗,但那并不代表其中的事情都是虚构的,退一步说,即使真的是虚构的,如果我们所存在的现实中的什么东西被改变了的话,没有人能预测会发生什么。”

  明白罗曼的话是正确的,但咕哒还是一副提不起干劲的样子。

  咕哒不喜欢看到从者受到任何伤害,虽然到现在为止迦尔纳和阿周那看起来还游刃有余,但实际近距离感受过与Berserker的战斗之后,咕哒的内心实际上相当抗拒接下来还会发生的更加残酷的战斗。

  让他退缩的不仅是对手的强大。

  “你说的我都明白,”咕哒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终于让理智占回了上风,泄力似的说道:“对不起,是我的不对。”

  “无需自责,御主,不是任何人的错。”迦尔纳将手放在咕哒的肩上,咕哒多少从中获得了些力量。

  “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咕哒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打败他们的办法才对!”

  “哦,这才像样嘛,咕哒,那么我们这边继续观察,一切小心。”

看到咕哒恢复了精神,罗曼也就放下心来,在道别之后就切断通讯消失。

  “那么现在是要讨论作战计划吗?”

  “不,比起作战计划,我想你们两位需要解决一下自己各自和彼此的问题吧?”反驳了阿周那的说法,咕哒凝视着自家黑皮肤的从者:“尤其是阿周那。”

  “我?”阿周那从鼻腔里轻哼出声,他看向迦尔纳:“迦尔纳那种丝毫不怨恨,反而抱有无差别的感激才是大问题。”

  当贪嗔痴恨都已经出离,让人怀疑迦尔纳是否还抱有爱怨情愁。

  甚至怀疑他是否还有心。

 

  “太阳的光辉不会不照耀咒骂它的人。”

  迦尔纳这样说,就像之前回复难敌的质问一样,作为太阳神的儿子,不管他曾经受多少苦难,最终他披戴荣光,却眼中无物。

  “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

  阿周那双臂环抱胸前,他还记得迦尔纳彼时的模样,那时的迦尔纳眼中还闪耀着不可磨灭的光芒,以少年尚且单薄的身躯只身挑战种姓制度,他足下似生莲,他成王,他终于扔下“苏多之子”的枷锁——他被自己杀死,用不武的手段。

  “以前的你也不是这样,阿周那,以前的你可不会任由莫须有的愧疚使自己的光耀蒙尘。”这么说着,迦尔纳毫不闪躲地迎上阿周那的目光。



————————————————

我大概有十万年没有更新了吧(_(:з」∠)_

码字工的事,怎么能说坑呢,这叫瓶颈,才不是坑文╭(╯^╰)╮

字数少到自己都不好意思了_(:з」∠)_ 然后我就去补钢炼顺便(?)写文案

震惊!肥宅听了沉默,现充听了流泪!追星少女出卖文力只为买碟!

p.s.我现在满脑子乙女

评论(8)
热度(68)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