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FGO/周迦周无差】破坏神之莲-第三章

  咕哒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只有迦尔纳背后燃烧的艳粉色火焰,迦尔纳低声说道:

  “有人过来了,御主,请小心。”

  闻言咕哒立即坐直身体,只见迦尔纳半跪在他身前,手握神枪,目视前方,再抬头看树上的阿周那,只见那位从者的箭已经搭在弦上,弓已经拉满。

  自己的两个从者全身上下都是紧绷着的姿态,他们盯着同一个方向,咕哒从迦尔纳的肩膀处探出目光,两个人影渐渐在视野尽头显现,两个拉长的黑点渐渐放大,来者之一有着一张和站在树枝上的阿周那一模一样的脸。

  不同的是,他脸上有黑色的布条,其间隐约能看见他的眼睛,他穿着和阿周那样式相同的长袍,不过是黑色的,原本蓝色的花纹也换成了血一样的红色,当然不同之处并不只是颜色,穿着黑色长袍的阿周那没有弓,他两腿边挂着的箭袋里也并没有箭支,以及,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厚重的金属环,环上还坠着一条粗粗的铁索,这些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剥夺了自我,然后蒙上双眼,再用铁环和锁链束缚起来。

  而与他同行的人对于咕哒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咕哒再次回头看了看自家的白衣从者,却发现他的箭头正指着那个陌生人,看上去就是对那个人充满了敌意。

  “哦呀,你们就是这样和老朋友打招呼的吗?”

  咕哒不认识的那个人率先开口说道,不过他完全无视了咕哒,目光在阿周那和迦尔纳之间来回了一次。

  “不过真是想不到啊,”那人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你们两位现在是战友?”

  “和你没关系。”阿周那这么说道。

  “怎么会没关系呢?”

  他慢慢走近迦尔纳,而迦尔纳完全没有采取防备措施,相反的是阿周那叫他“别动”,那个人举起双手过头:

  “我们可是挚友,不是吗?”

  这句话是看着迦尔纳说的,而后者还没做出反应,身后的咕哒率先开口:“你是难敌?”看过的资料和难敌说的话稍微一联系,马上就能得出这个结论。

  “这位就是你们现在侍奉的御主吗?”难敌甚至没有仔细看咕哒,就继续说道:“真是难看,你们现在的样子。”

  “难看的是你旁边那个怪物。”

  “难看吗?这可是你的一部分哦,阿周那。”难敌抬起头看高处的阿周那,他依旧笑着,但是他的笑容总是让咕哒觉得瘆人,他对阿周那说:“这就是你对迦尔纳的愧疚的模样,这就是你丑陋的模样。难看吗?我反而觉得比你好看得多,不是吗,神授的英雄?

  “他可不会对迦尔纳做出你曾经做过那些事情,他比你来得要正直得多。”

  “啧。”

  可能是无法回应难敌的话,阿周那只能发出反对的声音。

  “我还是觉得阿周那比这个,嗯……穿着黑色衣服的阿周那更好看。”
  说出了经过认真思考的话,甚至为眼前的Berserker想了一个与阿周那区别的称呼,然而这一本正经的发言在此刻显得不合时宜。

  “可不是认真说这个的时候啊,迦尔纳。”咕哒忍不住吐槽迦尔纳。

  难敌倒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一点也没有变啊,迦尔纳。不过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和站在那里的阿周那一样的丑陋。

  “为什么不怨恨呢?为什么还要心怀感激呢?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的你,甚至堕落到要和阿周那并肩作战,真是愚蠢之极。”

  难敌这么说着,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向面前的迦尔纳,然而他并不打算就此闭嘴,反而是继续说道:“身为Avenger的迦尔纳才是迦尔纳该有的样子,迦尔纳就是应该那样妖冶,带着复仇的火焰,将这个灰暗的世界燃烧殆尽。”

  “啊,另一个我是Avenger吗?还挺合适的样子,是吧,御主?”

  自家从者似乎是天然得有些过头了,咕哒忍不住吐槽了自家的从者:“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啊?是这样吗?我从以前开始就不怎么会说话呢。”朝身后的咕哒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迦尔纳再次看向难敌:“与阿周那并肩作战并不是堕落,我的朋友,怨恨和复仇也不是我应该有的姿态。
  “太阳的光芒从来不会怨恨任何人,身为太阳神之子的我也不会。”

  “叙旧的时间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话语和箭支一起出发,后者扎进了难敌脚边的地面,此举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居高临下的阿周那独独看向迦尔纳的双眼:
  “你是迦尔纳,只是迦尔纳。”
  不是太阳神之子,更不是苏多之子,不是任何人的附庸,而只是迦尔纳。
  “我认可的不是太阳神之子,不是苏多之子,我认可的从始至终都是迦尔纳。”

  “奉承本事见长,”这么说着,手中浮现出了一支权杖,难敌握住那根权杖:“不知道武艺怎么样,般度之子?”

  “到底最难看的是谁啊?你连已经武者都不是了吗?”看到难敌武器的瞬间,阿周那忍不住轻蔑地“啧”出声来。

  “闭嘴,你以为我想吗?”难敌有些粗暴地打断阿周那的话,然后继续说道:“即使是成为了Caster,我也并不会输给你。”

  “说大话之前,先问过这把弓。”

  “真是帅气啊,阿周那!”朝着阿周那的方向竖起拇指。

  “现在可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御主。”然后被阿周那吐槽了,一边和自家御主说着话,阿周那松开了拉弓的那只手,箭支破空而出,在命中难敌之前被他躲开了。

  看着那支最终还是扎进了地面的箭,难敌忍不住嘲讽:“真是可惜,还是说你刚才瞄准的是地面?”

  “刚才瞄准的是你的心脏,不过射不中不存在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

  那边两人还在斗嘴,这边厢黑衣的Berserker突然以一种以咕哒的肉眼无法目及的速度向迦尔纳以及他背后的御主袭来,迦尔纳用神枪堪堪抵挡住了这一次突来的重击,但这次冲击的力道还是大到让迦尔纳皱起了眉头。

  “请注意不要受伤,御主。”这么说着站起身,迦尔纳的表情再也不是之前那样的温和,看向Berserker的眼神在握紧神枪的同时一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第二击迅速袭来,迦尔纳也敏捷地躲过了这一击,反手用神枪的另一头击中了Berserker的后背,然而Berserker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以看似不可能的角度回过身体,拳头袭向迦尔纳胸口正中那颗鲜艳的红色宝石,手却在半空中被迦尔纳双眼射出的光线击退。

  比起这边的近战,阿周那和难敌那一边的交锋则全是在半空中,魔法的焰球和裂空的箭矢,和迦尔纳与Berserker之间的胶着也不同,阿周那一方占据着明显的优势,他从容不迫地接连射出箭支,而相对的难敌则只有招架之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Berserker的力量着实强大,加之这一个还有着和阿周那相同的灵活身形,应付起来更是困难,虽然不像难敌那么吃力,但始终没有找到突破口以反击,迦尔纳手中那把无往不利的神枪在此时由于体型庞大反而有些碍事。

  似乎是注意到了迦尔纳的颓势,占尽上风的阿周那一箭突然冲向了Berserker,然而就是这一箭使得阿周那露出了破绽,一直被压制着的难敌当然不会放过这一破绽,即使小到一箭,对于武者来说已经足够。

  “阿周那!”

  几乎是立即对袭向阿周那的魔法火焰做出反应,迦尔纳的双眼再次发射出光线在阿周那自卫的箭之前击散了那团火焰,然而他面对的是比难敌更难缠的Berserker,近身的战斗中还向对方露出了这么大的破绽,几乎就在这一瞬间败局已定,但阿周那的一箭不是盲目放出的,给了难敌机会的同时也拖住了Berserker,多少为迦尔纳挽回颓势。

  就在阿周那的下一箭从难敌眉间穿过的时候,同时响起了咕哒惊呼迦尔纳名字的声音

  ——Berserker扼住了迦尔纳纤细苍白的脖子。

  迦尔纳的枪尖也抵上对方的下巴。

————————————
我可能是个智障,刚才手滑删了,再重发一次。
重发我也要表白蟹老板,她有辣——么——可爱!

评论(3)
热度(78)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