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哲光】词不达意(上)


HolderXMouse
没错又是我,黑恶势力登场。

01
    陈宇浩向来是第一个到训练室的人。
    从开始打职业就换了好几次位置,三条线路全都走过,风风雨雨好的坏的也全都听过,唯一没有变过的可能就是第一个到训练室和最后一个离开。

    事情有点不一样了。

    新来的上单好像也总是很早就到、很晚才走,作息时间几乎一样,两人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起行动。

    裴在哲是真的韩国人,而且刚到LPL,对中文一窍不通,英语也是一股浓郁的泡菜味,不过就算他说一口标准性感的英式英语,陈浩宇也是一样的听不懂。
    训练室里只有键鼠的声音。
    裴在哲偶尔会探头去看一眼陈宇浩的屏幕,然后更多地是看到被屏幕的光照亮的侧颜,陈宇浩的鼻子很挺,似乎正玩在兴头上,咧开嘴角露出两排牙膏广告里才有的大白牙。
    低头笑了笑,裴在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看回到自己的屏幕,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把可以翻盘。
    回头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被发现了。
    当目光和陈宇浩撞上的时候,裴在哲合不拢的嘴巴张得更大了,嘟嘟哝哝地说着什么:“阿尼啊,hiong……”一边不安地推了推啤酒瓶底一样的眼镜,舌头打结说不出解释的话。
    “怎么了?”
    本来只是起身倒杯水的陈宇浩被裴在哲的反应惹来了兴致,时间有些晚了,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人,陈宇浩走近了一步,裴在哲几乎要从电竞椅上弹起来。
    “干什么?”看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大,陈宇浩反而先问。
    “不……阿……没……”一边摆手一边努力一个一个往外蹦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宇浩先绷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小替补的肩膀,从他身边经过,径自走向了饮水机。
    还保持着原样没动的裴在哲有些晃神,伸手摸了摸心口,发现里面的心脏正“砰砰”撞击着胸腔,把呼吸的频率都撞得有些紊乱,用力按了按心口,裴在哲认真地考虑起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02
    所有的语言学习都是从寒暄开始。
    “沼上吼,光哥。”
    “哦,早上好啊在哲。”
    前后脚出宿舍的两人在走廊上相遇,都是短袖衬衣、沙滩裤和夹脚拖鞋的打扮。
    等了一下裴在哲,陈宇浩再次迈出脚步的时候正好和他并肩。
    陈宇浩并不真是一个话多的人,加之此时同路的是一个语言尚不通的裴在哲,两人一路无话,只有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还有两人时不时打呵欠的声音。
    时不时偷眼,然后偷笑,裴在哲觉得挺开心的,耳朵贴着门仔细听着动静,等着隔壁门响的那十分钟变得很值当。

03
    “饿了,”又是加练RANK到深夜,陈宇浩在电竞椅上伸了个懒腰,回头正撞见裴在哲刚转回自己屏幕的后脑勺——那就叫他一起吃个宵夜吧:“在哲。”
    “昂?”虽然看向了陈宇浩,裴在哲的目光却四处躲闪着。
    站起身来走向裴在哲,陈宇浩打开了手机里的外卖软件,胳膊绕过裴在哲的肩膀,把一半的体重压在了自己一脸懵逼的小替补身上:“哥请你。”
    “卜懂。”
    小替补的表情更懵逼了,他斜了下眼,之间陈宇浩的脸就在自己的肩膀上,立即坐直了身体,双手撑直手掌向下,僵硬地放在了膝头。
    “I pay, pick”
    把手机往裴在哲手里一塞,陈宇浩的脸离裴在哲的又近了一分,吞了吞口水,裴在哲试图拉开距离却感受到陈宇浩将自己按向他的力量,不想让气氛变得尴尬,裴在哲啃着下嘴皮子,翻起了外卖列表。
    陈宇浩选了一家好评颇多的韩式炸鸡店,凭着图片,裴在哲找到了一定要吃的葱鸡。
“这个,good”
    “Good?”陈宇浩问道,感觉到了裴在哲重重点头:“行,点点点。”
等到陈浩宇点头,裴在哲立即笑起来按了加号。
    “You korean, you pick.”

    啃得满手满嘴都是油的时候,裴在哲想起这个单词,宵夜。
    老师提过,广东人请人吃夜宵的话,八成是对这个人有好感,又偷偷看了陈宇浩一眼,裴在哲试图把扬起的嘴角藏在炸鸡块的后面。

04
    “碗,光哥。”
    一起回宿舍,在房门口分手,裴在哲蚊子哼哼似的道了晚安,心里却像放起了气球。
    小心地,雀跃地,心里预演练习了好多遍,最后却还是没能把字眼咬准。
    “嗯,晚安,早点睡。”
    话音一落,陈宇浩便打着呵欠关上房门。

    特意向中文老师请教了队员们的名字用汉语怎么念,裴在哲在心里默念了一次陈宇浩的名字,比他已知的每一句中文都更字正腔圆,那个人可能真的是光。
    陈宇浩。
    只是默念了一边这个名字,就会觉得明亮和温暖,鸽子在胸中飞翔,五颜六色的气球竞相升空,彩带纷纷落下。

   

评论(6)
热度(21)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