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哲逗】Holder选手想要学好中文。

是啊我真的搞了这对。

我真是个邪教头子

有肉渣(?

啊在哲dd真滴太阔爱了

看着软萌其实很凶、有点流氓的小处男在左位怎么想都刺激


——————————————


    初级一班唯一学生裴在哲的中文老师现在觉得有点方。

    也不知道这孩子中文还没学好几句,怎么张嘴就已经带上了口音,满嘴“舒服”、“可惜”,这让老师想起了即将进入中级班的成衍俊,顺藤摸瓜,RW的中文老师终于想到了万恶之源——金泰相,那个在训练室里直播跳舞的已经毕业的假外援。

    正在给裴在哲解释“吗”的意思,只见那孩子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从瓶底似的镜片底下有些茫然又带着些求知欲地看着老师和白板。

    “在哲试着用这个字造个句吧。”

    想着对方应该会说出每天都复习的“你好吗”,结果裴在哲张口就是:“kimodi吗?”像一榔头敲在中文老师脑袋上,让他一时语塞。

    “不对?”裴在哲歪过头想了一下,用与金泰相如出一辙的语气说道:“舒服!”然后补上题目里提到那个字:“吗?”

    “这是在哪里学的?”

    “inb hiong教的。”

    

    于是每周例会的Doinb批斗大会上,又多了一条罪状。

    我不是,我没有,金咕咕什么都不知道!

    中文老师绘声绘色描述新疆外援gay了才来不久的天真饮水机管理员小裴的事,并听不懂的裴在哲努力瞪大眼睛表示自己有在听,一边不明真相地跟着点头。

    终于等到老师大喘气的时候,转过头去问旁边的金泰相刚才老师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我gay你。”

    并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的金泰相说完这话只看见裴在哲还是一脸求知的表情看着自己——

    “hiong, kimodi吗?”

    还没想到怎么用韩语给裴在哲解释,就想起了自己的腿架在裴在哲肩膀上,摘了眼镜的裴在哲抬眼看着他时这么问的样子。

    于是放弃了狡辩诡辩,直接承认:

    “我们就是在一起了。”

    “金泰相你这个粗森,连弟弟都不放过!”光之愤怒,马之充耳不闻,俊之推了推眼镜表示早已经知道了真相,房管猕猴桃之难以置信,当事人裴在哲之想赶紧学好中文。

    “干嘛,在哲gay我的时候放过我了吗?”

    会议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光之喝水,马之假装不在,俊之突然听不懂中文,杰之大吃一惊,当事人裴在哲求知的眼光看向了翻译哥哥,翻译哥哥却假装看风景。


    后生可畏。

    陈宇浩重重地拍了拍裴在哲的肩膀。


    “hiong,可以吗?”

    抬起头从汗湿的刘海下去看金泰相的脸,后者陷在白色的织物间,两只手盖着眼睛,不知为何裴在哲在这种时候偏要说那些蹩脚的汉语。

    “不可以!”

    明明已经湿软像一池春水,金泰相还是死鸭子嘴硬。

    “可惜。”

    这么说着还是长驱直入还将对方将要出口的声音吞下:“舒服吗,哥哥?”

    “闭、闭嘴!”

    “听不懂。”

评论(7)
热度(25)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