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卡姿/哨向』 星间匹诺曹07

表面夫妻罢瞭。

我一直觉得大家好像都会忽略贼贼态其实还小这件事,对他好一点嘛,也多关心关心他嘛(做个人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

07.约法三章

    洪浩轩薅着刘海、垂头丧气地从办公室出来走回自己的座位。

    “怎么回事儿,又被说了?”

    从打开的模拟舱门向外伸长了脖子,看到回来的洪浩轩开口问道。

    “嗯……哈特叫你过去。”

    “哦嚯。”

    恨不得一个白眼翻上后脑勺,刘志豪撑着舱门两边从舱里跳出来,经过洪浩轩身边的时候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患难同志的样子,却在对方作势要抬手之前收手离开,洪浩轩的手有些尴尬地停在刚刚抬起的地方,然后顺势把手抬起来挠了挠脑袋。

    李官炯的话说来说去还是那些,刘志豪歪着头心不在焉地听着,在李官炯终于停顿的时候告诉他自己有办法解压。

    “有办法解压?”李官炯忍不住提高了一点音调:“我让你解压,不是让你出去乱搞约炮的!”

    “说乱搞有点过分了吧,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安全可靠,纾解压力罢了。”

    刘志豪并没有把李官炯说话的内容或者态度震慑,还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差点让李官炯当场气绝:“都?什么意思?”

    “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是。”

    刘志豪笑起来,嘴角咧得极开,眼睛弯成两弯月,藏在窄边眼镜的反光之下,让人摸不清那笑意中有几分真假。

    李官炯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是个已绑定的向导啊……”

    “没毛病啊。”

    保持着那种笑容,刘志豪把下巴放到手背上,李官炯不知道是不是被两人的双重镜片过滤了语言能力,他看进刘志豪的眼睛却又一次失语——说起来他也是让刘志豪和洪浩轩强制结合的推手之一,如果那个时候没想什么队内结合这这那那,一针抑制剂打下去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七七八八了。

    明明知道两个人才刚刚认识,不过互通姓名的关系,却没有人制止向导突如其来的结合热,所有人都只想着这对于战舰来说或许是件好事。

    没人真的设身处地为这两个年轻人想过,没人问过他们想不想,也没人问过他们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都是为了你好,为了战舰好。

    说着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关上了那个房间的大门,将向导的自由全部隔绝在那扇门外。

    房间里剩下的只是一片漆黑的占有,和即使被哨兵的气息压得跪倒在地也还是扬着头的向导。

    在哨兵的与生俱来的强势和主导下,向来坚韧隐忍的向导少见地流露出了些许脆弱的一面,被自然的本能攫取了理智、本能地散发着甜蜜又浓郁的向导素,初次遭遇向导结合热地哨兵无力抵抗,在香甜气息里意乱情迷,拥抱着他的向导,咬下了他喉结上方的腺体,轻轻勾勒他的轮廓、亲吻他的皮肉,蜜意浓情看似缱绻,只是哨兵温柔地呢喃着名字的人并不在场。

    于是房间沉入了更深的黑暗。

    抛开结合热而言,那可真是一次糟糕的体验,如果要打分的话,那次被迫结合的体验在刘志豪的性体验中排倒数,算不上最差,却也够不上及格线。

    李官炯还是把那句抱歉咽了回去。

    “那就算是为Karsa考虑一下,毕竟哨兵和向导之间是有联系的。”

    行吧。

    刘志豪也没多想为什么他总是要为这个为那个想,却总没有人为他想一想,或许他懂事太早,参与模拟星战太早,人人以为他练就一身金刚不坏百毒不侵,但说起来,他其实比洪浩轩还小上半岁。

    “那没事,”若是把刘志豪脸上半真半假的笑意揭下来,剩下的大概只有被时间和伪装蚕食出来的空茫茫的大洞:“他有喜欢的人。”

    “Karsa,和你说点事儿。”

    “哦,来了。”

    有点懵,洪浩轩还是一下就跳出了模拟舱,跟上刘志豪的脚步,一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刘志豪一个转身就把过瘦的哨兵推撞到了墙上。

    “商量点事儿呗。”

    刘志豪笑起来,一如往常的像狐狸。

    “干嘛?”用力地把后脑贴在墙上,面对着对方越靠越近的脸,最后洪浩轩只得把头侧向一边,感受到对方因为笑出来而变得更强烈的鼻息,然后被拍了拍脑袋:

    “好了不逗你,说正事。”

    “那…那就说啊。”拿手背抹了一把额头,洪浩轩觉得这个地方不太透气,让他觉得有点热。

    撩起T恤下摆扇了扇,洪浩轩抬眼对上刘志豪的视线。

    

    ——干三小,这个地方真的很热诶。

    

    “没别的,就想跟你约法三章。”

    “蛤?”

    “干嘛,表面夫妻不就是相互尽尽义务装装样子就好,”刘志豪像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就好像这事儿搁哪儿都该这么做:“完事儿你找你的熊汶铵,我自己找自己的乐子,都是成年人,你懂我意思吧。”

    突然被cue到了一个自以为深藏的名字,洪浩轩的后背不安地在墙上蹭了蹭,一双手也像小学生似的背到了身后:

    “你…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的小老弟,你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见对方这副样子,刘志豪起了点坏心眼,于是反问道。

    “就……觉得有些抱歉。”

    “没事吧,我记得他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没关系的,你和他说清楚就行了。”又拍了拍洪浩轩的肩膀,刘志豪过来人似的继续说道:“反正退役之后你也会回LMS星,迟早江湖不见。”

    “不是,我……”

    “等一下,”出声打断了洪浩轩要说的话,刘志豪皱起眉头侧头听到了从训练室里传出喊他的声音:“那就这样,有人叫我,先去看看,你也赶紧回来训练。”

    自顾自径自离开,洪浩轩抬起的手又一次僵在半空,挽留也哽在了喉咙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胸口像积了水,心脏在积水里下沉,然后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

    有点想哭。

    这又是为什么呢?

评论(6)
热度(27)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