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卡姿/哨向』 星间匹诺曹06

官博发的老图简直就是一口大糖!

为了庆祝这口大糖,咖妹的白月光今天公开!

你猜对了吗?

猜对了又能怎么样呢嘻嘻

今日开盘:笔者做人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

06.追光者

    刘志豪一副大剌剌的样子从浴室里出来,腰间缠着一根浴巾,除此之外,连鞋都没穿一双。

    因为这间房子里还住着一个哨兵,所以铺着厚厚的,并且每天都有人专门打理的地毯,他的脚底陷进地毯,毛茸茸软绵绵的触感在脚趾间撩动。

    刘志豪好白哦。

    洪浩轩忍不住这样想道,目光也就直直地跟着对方走——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脏衣篮,然后坐在不远处擦头发。

    大概因为有空闲就会做些锻炼的关系,刘志豪的肩颈和弯起的手臂呈现出一条流畅的肌肉曲线,他身上还凝着些水珠,拉长了尾巴从皮肤上滑过,最后都顺着腰线溜进了浴巾里。

    白天“视觉感知”呈现在洪浩轩眼前的情形竟在这个时刻闪回。

    和宋义进一起洗完澡的那时候,刘志豪看起来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哨兵的五感过于敏感,因此他们家里没有会发出噪音的东西,吹风机就是这样的东西,所以刘志豪现在正在手动干发。不仅是没有会发出噪音的东西,家里四壁也是高强度的隔音材料,洪浩轩还记得刚觉醒为哨兵被带进所谓的“塔”前,隔壁家参观过“塔”的小孩告诉他:那是个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地方。

    有人救了洪浩轩一命。

    在“塔”里的日子对洪浩轩来说算得上时生命力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刚刚觉醒为哨兵的不知所措、突然被从家人身边带走的茫然无助、被关在小小套间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的孤独和无可奈何,所有这些负面情绪全都压在尚未成年的他的身上。

    小小的、一片漆黑的心脏里,突然借来了别人的光亮,像微弱的烛火在其间摇曳,闪烁着、忽明忽暗,温暖又真实。

    刘志豪真的好白哦。

    甚至让洪浩轩觉得有些晃眼睛,一时间分不清楚光源究竟在哪里。

    手边的智能终端上弹出了视频通话的提示,看了一眼来电人,洪浩轩几乎是立刻弯起了眼睛

    ——但是哦,有这么一个人,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些小开心,总是忍不住笑起来,虽然现在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想起他的笑脸的话,还是会觉得很温暖。

    我知道那个人。

    刘志豪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顾自地擦着头发,他能听见毛巾和发丝摩擦的声音,洪浩轩一挥手将终端屏幕投映到面前的空气,然后接通了电话。

    熊汶铵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不露声色地瞄过一眼洪浩轩面前的全息屏幕,上面那张脸和刘志豪印象中的一样——LMS星已经退役的模拟星战选手,洪浩轩的前队友——当然没这么简单,刘志豪在心里加上一句,然后在两人开始对话之前就起身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不管平时嘴巴上有多贱,刘志豪的礼貌和教养总是让他将所有分寸都拿捏得刚刚好,刚刚好的亲昵,刚刚好的距离,从不过分介入,就像从没有多的分享。

    他好像一只猫。

    洪浩轩这么想着。

    “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啦?”

    熊汶铵的声音将他从自己的心绪中拉出来,也从刘志豪与猫的对比中抽身:“啊,你刚说最近很闲嘛。”

    “那之后嘞?”

    熟悉LMS星球的方言和其中特有的软糯让熊汶铵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洪浩轩几乎是立即丢盔弃甲向对方投降,他双手“啪”地合十举过头顶:“抱歉抱歉,刚才不小心溜号,再讲一遍好不好?”

    “拿你没办法,刚问你有没有想我啦。”

    “当然有啊,”洪浩轩不假思索就给出了答案,熊汶铵就是他黑暗时光里偷藏在心间的小小蜡烛,时至今日也继续在其间摇曳着光亮:“还很想手摇奶茶跟凤梨酥。”

    “手摇奶茶是没办法了,凤梨酥倒是可以带一些给你。”

    “谢谢哦……”道谢过后才揣摩出熊汶铵话里的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要过来?”

    “怎样,不欢迎哦,那我票退掉好了。”

    “不是不是,欢迎欢迎,我超欢迎的!”急急摆手,生怕被熊汶铵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洪浩轩的眼睛隔着镜片都闪着光:“只是想到能见到你,就觉得像做梦一样。”

    “那你现在不就是在做梦?”

    “不一样啦!”

    我也不清楚那算不算是爱情啦,只是想起那个人来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笑。

    熊汶铵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一开始他和洪浩轩只是笔友而已,那时刚觉醒不久的洪浩轩在“塔”里获得了自己的智能终端,虽然在使用上依然受到“塔”的诸多限制,但至少能用它与外面的人联系。

    认识熊汶铵是因为寄错了一封邮件。

    那封邮件可怜兮兮地诉说了自己觉醒、进塔,每天凄凄惨惨关在徒有四壁的白色房间里听白噪音、快要被逼疯了的境遇。

    然后他收到一封带着视频的回信。

    视频里有山丘、草地、麦浪、海潮,还有满是欢笑的游乐园、升空的彩色气球、盛夏的烟火大会。

    “虽然这封邮件寄错了地址,但是,你好,陌生人。”

    视频里出现了少年的脸,看起来他好像在海边,满身的阳光,他脸上满溢笑容:“我把我的生活分享给你,说起来最近有看到说这颗殖民星上有一个地方能看到银河,等你从‘塔’里出来,我们一起去看吧。”

    然而洪浩轩至今未曾和熊汶铵去看过银河。

评论(3)
热度(27)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