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FGO/周迦周无差】破坏神之莲-第二章

  “刚才在战场上你明明有机会杀了无种,为什么收手了?”迦尔纳狠狠扯起阿周那脖颈上的铁索,阿周那发出一声闷哼,但并不答话。

  “哦,”迦尔纳把阿周那的脸拉得再近了些,几乎鼻尖抵着鼻尖,他自问自答似的说道:“我差点忘记了,他曾经是你疼爱的弟弟。”

  迦尔纳的另一只手若有似无地触碰着自己脖子上那一圈伤痕,他微微眯起眼睛,继续说道:“即使抛却一切成为野兽,也依然忘不了当初的兄弟之情,啊啊,真是让人感动。”

  “兄弟之情啊——”

  迦尔纳拖长了尾音,拉起阿周那的手,强迫他触碰自己脖颈上的伤痕,指腹下迦尔纳冰冷皮肤上浮起突兀发泡的痕迹,手感是不同周边肌肤的滑腻,那圈伤痕看起来就像一个荆棘环,将迦尔纳和阿周那两人绑缚在一起,然而每一次触碰都只会带来刺痛。

  布带间阿周那的眼睛瞪大了,瞳孔也跟着放大,那种已经愈合的伤口的触感像是一条冰冷的毒蛇吐着信子缓缓盘上他的手指、手臂、一路爬上心坎,盘踞在心脏上。

  兄弟之情。

  迦尔纳永远能精确地找到一个词语来撩拨使阿周那狂化成这副模样的愧疚心。

  “我们不也是兄弟吗?”

  迦尔纳用额头抵住阿周那的额头,用力拉住后者脖子上的锁链让他无从逃离躲闪,迦尔纳的嘴角微微勾起,吐出残酷的话语:

  “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呢?”

  “和你的兄弟们一起嘲笑我的出身,我还记得呢,苏多之子怎么有资格和王子比试呢?”

  “那时我在做什么?就是你杀掉我的时候?”

  “啊,对了,那时我战车的轮子陷进泥坑,我下车抬战车的轮子。”

  注意到阿周那正竭力避开视线,迦尔纳改变角度强迫对方和自己对视,继续说道:

  “那时我向你请求了吧,请你等我抬出轮子再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然后你做了什么?”

  “不会已经不记得了吧?”

  “需要我提醒你吗?”

  “你曾经对我做的事情。”

  语言有些暧昧,但两人之间毫无那种浪漫的氛围,阿周那的表情在迦尔纳的语言下渐渐变成恐惧,过去发生过的种种一幕幕重现眼前,即使人们将他们的故事写作史诗,即使人们将他认作英雄,即使连神明也都偏爱着他,阿周那从来不曾遗忘自己曾对迦尔纳做出的事情,也没有一刻不在被自己当时的一念之差所煎熬。

  阿周那却还是忍不住自虐一般看向了迦尔纳脖子上的伤痕,阿周那并未体会过被箭射中或是断头的痛楚,但他始终觉得每每看向迦尔纳那圈伤痕的时候,刺入他眼中并使他心脏皱缩的痛楚或许和那时迦尔纳承受的痛可以比拟。

  仿佛读出了阿周那的想法一般,迦尔纳再次开口:

  “那可不只是身体上的痛楚,阿周那,你明白吗?即使是对手,我也是全心全意信任着你的,被完全信任的人背叛,在心理上也会留下深深的伤痛。”

  “不要再做出背叛我的事情了。”

  “也不要再对自己还能拥有人性抱有什么无谓的期待,现在的你不是什么神授英雄,现在的你,只不过是头野兽。”

 

  “抱歉打扰了。”来人面带诡异的微笑,看向阿周那时则是露出了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他走到迦尔纳身边,迦尔纳终于放开了阿周那颈上的铁索,看向来人。

  “有碍事的人来了,象城附近的村子有村民说见到了你们两人和一个穿着奇怪的男孩。”

  “啊?”微微思考了一下,迦尔纳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难敌吾友,我猜是那个懦弱无能的我出现了,抱着什么可笑的‘正义’的理由。”

  “正义?让那些曾经侮辱你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才是正义。”

  “说的不错,吾友,现在的我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向那些以‘苏多之子’之名称呼我,以种姓来辱没我的人和世界复仇。”迦尔纳的眼神变得犀利:“对,不仅仅是那些被种姓束缚了思想的人们,还有这个放纵这种制度存在的世界,这些污秽的东西,干脆全都毁灭掉就好了。”

  “这可是很糟糕的发言啊,吾友。”虽然这么说,难敌还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若是我注定得不到的天下,毁灭掉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不过现在要先解决掉碍事的人。”

 

#

  不知道走了多久,即使累,但两位从者一点也没有疲劳的意思,咕哒只得拖着两条腿继续前进。

  “稍微休息一下吧。”

  估摸着自家御主经不住在印度的烈日下长时间徒步行走,完美执事阿周那提出了休息,咕哒马上举双手赞成,三人就一起在一棵树下休息。

  像是脱力一样倒在了地上,顾不上什么弄脏衣服或是姿势雅观,咕哒决定把自己当做一条死鱼扔在草地上,阿周那则是轻盈地翻身上树,保持着警戒,迦尔纳把神枪靠在树干上,自己也随意地靠着树干,目光关注着和阿周那相反的方向。

  “真是安心啊,和你们两个同行。”完全装死的咕哒嘟嘟哝哝地说,大概因为太累了,很快就传出了微弱的呼声。

  “睡着了啊,该说是天真呢还是单纯的傻?”

  “好好休息才能更好提供魔力,御主实际上也十分可靠不是吗。”自然而然地开始回应阿周那的话,迦尔纳倒是很信任那条死鱼一样的御主。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随便相信别人啊,相信错误的人。”阿周那从很早以前就觉得相信了难敌并将对方当做挚友这一行为很傻。

  迦尔纳依然看着远处,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阿周那看向他的目光,他说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相信了错误的人。”

  “即使你最后在不恰当的时候向我射出了那一箭,我也相信那并不是你的本意,即使是现在我也愿意信任你。”

  迦尔纳说得十分诚恳,他本来也就是一个完全不会说谎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也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反而是被这样一记直球重击的阿周那一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他微微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转过脸看向远处,而不再是迦尔纳。

  还真是一个让人想不通的男人。

  阿周那腹诽着。

  若是那个花言巧语骗取迦尔纳信任的难敌,阿周那倒是能够理解为什么迦尔纳愿意相信他,甚至不惜性命地帮助他。若是现在那个趴在地上睡得像不会再醒过来的御主,阿周那认为自己多少也能理解迦尔纳的信任和忠诚。

  至于自己,阿周那倒是万万想不通,为什么迦尔纳还能毫无保留地相信自己,单纯将自己作为唯一能和自己匹敌的人而相信着的心情阿周那是能够体会的,他对于迦尔纳也抱持着这样的心情,相信对方只能和自己才能一较高下的实力,相信对方像太阳光辉一样的品格,然而自己曾经对他做出过那样的事情。

  “姑且承认你那一句不认为自己相信了错误的人吧。”

  “嗯?”迦尔纳想确认阿周那到底说了什么,转头看向高处的阿周那,阳光落在他身上的样子很是好看。

  连自己的父亲都是偏爱着这个男人的。

  这么想着,迦尔纳似乎能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他完全没有怨恨,连神都偏爱的人,作为凡人又该怎么才能对他产生恨意呢。

  还真没出息,这样的自己,输得十分彻底。

  “不,没什么。”阿周那并不打算让迦尔纳听清他刚才说了什么,迦尔纳也如他所愿没有追问。

  “对了,有一句话,我很早以前就想跟你说,虽然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并不明白为什么阿周那说现在不是好时机,迦尔纳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是想对我说的话,只要我在那么就是好的时机。”

  “你啊……”摇了摇头,转过脸和迦尔纳对视,看向他那双翠绿的眼眸时,阿周那有些语塞,迦尔纳总是无意识地做出些让人无法招架的事,说出些让人无法招架的话。深呼吸过后,阿周那终于下定决心开口:

  “对不起。”



++++++

说好的周五更新,现在周五已经过去三个半小时了吧_(:з」∠)_

黑周迦终于出场了啊,我到底在写什么东西哦,以及黑周迦的设定看这边→http://kurabu.lofter.com/post/248a42_ed86167  (忍不住再次旋转跳跃赞美蟹老板,以及文字描述在老板的微博

写完直接发了,如果有虫什么的,我明天,啊已经是今天了,白天再来抓吧,要睡了_(:з」∠)_再不睡真的要猝死

评论(13)
热度(93)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