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卡姿/哨向』 星间匹诺曹05

有洁癖的建议马上关掉。

姿态前任/红玫瑰满地跑,Karsa心头有片白月光。

本章态鸡预警x态鸡预警x态鸡预警

笔者今天做人了吗?没有。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黑喂狗

————————


05.他的胸口一片空洞

    “有点意思啊,刘志豪。”

    趴在床上玩着手机,宋义进毫不在乎自己现在不着片缕,只有腰际臀间搭着薄被的样子,头也不抬地开腔。

    “什么意思?”拿出惯常的油腔滑调,刘志豪一边起身往浴室走,一边反问宋义进的话中话。

    “这句话该问你自己才吧,”宋义进放下手机,回过头去看在浴室门口停住脚步的刘志豪,而后者似乎打算装傻到底,宋义进忍不住弯起眼睛笑起来:“在模拟星战上你的确是个天才,但这不代表你在演戏上也是个天才。”

    “哦嚯。”

    刘志豪只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宋义进甚至都怀疑他接下来的问题只是出于礼貌或是顺口接话:“怎么发现的?”

    “我说了,在这方面你真的不是个天才。”宋义进伸出一只手托住自己下巴,继续说道:“再说你以为我和那些第一次和你开房的炮友一样吗,你高潮什么样子我比自己的模拟舱都摸得清楚。”

    “行吧。”

    看样子并没往心里多去,仿佛假装高潮这事也是他礼仪的一部分,刘志豪侧过头问宋义进:“一起洗?”


    “我说你也长点心吧。”闭着眼睛任由从背后圈住自己的刘志豪给他洗头,宋义进用手玩着浴缸里的泡泡。

    “这又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现在是个已结合的向导了,还这样出来浪,我都怕哪天被你家那个哨兵扒了皮。”bb归bb,宋义进看起来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而往后一仰,头靠在刘志豪胸口:“有的时候我都会忘记你也有心跳。”

    “扯什么呢?”刘志豪一手推着宋义进坐起来,一手拿起莲蓬头对着他的头就是一顿冲,宋义进虽然被水呛到,却还是大笑着,刘志豪放下莲蓬头,把头搁在了宋义进的肩膀上:“心静自然凉,没有心跳那就是凉透了,爸爸舍不得你戴孝。”

    怀中人把头发上的水和泡沫都蹭到了刘志豪脸上,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在不大的浴缸里打闹起来。


    就像我说的,你在演戏上真的不是个天才。

    如果这是在童话故事里面的话,刘志豪一定长着长长鼻子,和空洞的,没有心脏的胸口。

    他跑到玩具国,他加入马戏团,他掉进大海鲨口脱险,他看起来像所有人一样喜怒哭笑,但他找不到自己的心脏。

    宋义进腹诽,刘志豪把他送到、转身离开IG基地门口时,宋义进总觉得这画面同他们当时送刘志豪离开IG一样

    ——无论他与你说过多少惜别珍重,一旦迈开步子他就不会停下,也不会回头看。

    笑了笑,宋义进把两手揣进衣兜,转身进了IG的大门。



    开门的时候洪浩轩就坐在客厅里,苔原狼在他的脚边蜷起身子熟睡。

    作为已经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他们在基地里拥有伴侣共享的套房作为宿舍。

    客厅里只有沙发旁边一盏暖黄色的夜灯亮着,即使是暖色调的光,洪浩轩脸上的表情却像凝固着冰霜,听到玄关的响动,他抬头看了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去哪儿了?

    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喉头像哽了一块湿棉花让他难以发声。

    我是他的哨兵。

    洪浩轩企图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但他依然开不了口问上一句,因为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指向他发烫的腺体——更确切的说是与刘志豪腺体相同的地方。

    他还记得那灼烫,同结合时刘志豪紧贴着他的皮肤的体温相仿。

    “这么晚还不睡?”倒是刘志豪没事人似的一边脱鞋一边开了口:“睡不着?需要精神疏导?”

    “嗯,睡不着。”

    洪浩轩承认,但是他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是需要疏导,身边沙发软垫向下一陷,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刘志豪在他身边坐下,好整以暇地等待着洪浩轩接下来的语言:

    “哈特找我谈话了。”

    “知道,我去训练室叫的你。”刘志豪仰倒在沙发靠背上,微微眯起眼睛,白隼落在他的肩头,斜睨了洪浩轩一眼,然后转过了头,似乎还在记恨下午的事情。

    “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嗯,”刘志豪从眼皮缝隙里看着天花板,只是灯光昏暗什么也看不清,如果光线好一点的话,他记得那里有一块小小的水渍:“然后呢,你有吗?”

    刘志豪当然是知道答案的,毕竟结合时拥抱着自己的哨兵嘴里念出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

    “我不知道。”洪浩轩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喜欢是什么感觉。”

    学着队友们开洪浩轩玩笑时候的口吻,刘志豪对着天花板笑开来:“听起来很渣哦轩轩~”

    “但是哦,有这么一个人,”洪浩轩像是没听到刘志豪的揶揄,自顾自继续说道:“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些小开心,总是忍不住笑起来,虽然现在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想起他的笑脸的话,还是会觉得很温暖。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但是……”

    “这就是喜欢吧。”打断了洪浩轩的话,刘志豪给了他肯定答案:

    这大概就是喜欢的意思吧。

    这样来说的话,刘志豪想了一下,他喜欢的人还挺多的。

    “好累啊,我洗洗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训练。”

    “好。”

    在刘志豪走进浴室之后,洪浩轩就低下头看向自己交握在膝盖上的双手,十指收紧了些,指节泛起缺乏血液的白色,他本来就有些薄的嘴唇也紧紧抿成一条发白的线:

    如果这真的是喜欢的话,那么想起一个人就会觉得胸口发闷、透不过气来甚至想哭的心情又是什么呢?


评论(14)
热度(39)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