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乙女/咖你】Perfect

邓典唱歌真好听,以前单曲黄老板的perfect,现在单曲邓典翻唱的版本。

这首歌真好听。

可能是内陆孩子突然在岛国的海边生活所以真滴满脑子乙女吧。

KarsaX你,乙女

我可能会成为自己搞CP路上最大的阻碍,RUA!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Not knowing what it was

    电车沿着滨海大道摇晃,海岛从来不缺的阳光肆意穿透车窗,右手边是记事起就翻卷着的海浪,左手边是记事起就头发乱翘的少年竹马。

    摇摇晃晃的海面,摇摇晃晃的电车,摇摇晃晃的树影。

    打着瞌睡的放学路上,时光都被拉得绵长,你和少年之间牵着一根白色的耳机,播放器是你们一起买的,里面的歌曲都细细编号,确保了一人一首的顺序。

    “你是在哪里下载到这种新番的歌啦?”

    七月新番的ED过耳两首,老老实实买CD的你终于忍不住提问。

    “特殊渠道啊。”

    “干嘛啊你这死宅男,”用手肘推了他一下,车厢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你差点整个人摔到他身上,你用力地拍了拍他接触到你的手臂:“告你性骚扰哦!”

    “谁要骚扰你啊,”不知道是不是被你打痛了,他缩起手臂,继续和你打嘴仗:“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多年都一如既往不要脸?”

    学校和家在电车线路的两端,几乎每天都这样在车上进行幼稚的争执,最后倚着彼此睡着,在终点站被列车员叫醒。

    “诶,又是你们两位哦?”在列车员眼里已经成为了熟面孔,牵着小孙子的阿嫲也算是认识你俩,还回过头来,皱纹里都满溢着老人家的和蔼:

    “这样子是长大要结婚的哦~”

    阿嫲用愉快的声调说道。

    “那就在电车上办酒席好了啦,电车婚礼,独一家的哦。”列车员也跟着附和,少年少女烧红的脸颊和支吾别扭却又有些苍白无力的反驳在大人眼里都像是有趣的青春故事。

    一场骤雨就能带走。

I will not give you up this time

Darling kiss me slow

Your heart is all I own

And in your eyes you're holding mine

    “今天怎么没有直接回家?”在文具店闲逛的时候,偶遇了同班的女同学,她把手里的笔盒放下,看着你,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被洪浩轩甩掉了,所以自己逛街?”

    “什么叫甩掉啦?我和他很熟吗?那种死宅男居然能交到女朋友,我都要烧高香了有没有。”

    “你是不是反应过度了?”女同学撇了撇嘴巴,一副了然的表情:“好啦好啦,不就是被甩了吗,你看这个是不是很可爱?”

    好不容易甩掉了女同学,躲进了游戏店消磨时光。

    “欸,今天一个人哦?对了,这个是轩轩之前订的游戏,他这几天都没有过来,刚好你可以给他带回去。”

    勉为其难地接下来。

    洪浩轩,洪浩轩,每个人都在你面前不停提起这个人。

    我们又不是连体婴。

    翻了个白眼,你开始扫视新到的游戏碟和周边。

    “怎么了,和轩轩吵架了哦?”

    “没有啊,他哪有时间和我吵架。”

    “交女朋友啦?”店主八卦地靠过来:“对了,你有没有闻到酸酸的味道?”

    “什么酸酸的味道?”

    “就醋的味道。”

    “醋你妈的头哦!”

    “小孩子不可以这样子讲话哦。”店主话是这样说,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他在你面前展开手掌,里面躺着一颗包着玻璃纸的水果糖。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话是这么说,你还是扒开糖纸一口闷下了粉红色的水果糖。

    骤雨把你堵在了游戏店里。

    “抱歉啊,我这里没有雨伞可以借给你,不然你等到雨停再回去?”店主从你肩头探出头,看着灰色的雨幕和已经没人的街道。

    把洪浩轩的游戏装进书包,再把书包抱在怀里,一副就要冲进大雨的样子,却在迈步的时候被人一把拽住:“欸,你看来的那个人是不是轩轩?”

    闻言你抬起头,铅色的雨幕里有人撑着一把便利店的透明伞,踩着一路水花小跑向你而来。

    “拿去啦。”把另一只手里的雨伞塞到你手里,洪浩轩的校服上已经没有几处干的地方了,他的头发尖往下滴着水,身上都是雨的味道。

    你终于闻到了店主说的酸味,这股酸味直冲你的鼻腔,甚至逼出了你的眼泪。

    “怎,怎么了?”

    见状洪浩轩有些慌了手脚,摸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找到面巾纸。

    “白痴!”你脸上还挂着眼泪,却突然笑出来。 

    “又哭又笑的人才是白痴吧。”

    干脆就拿手来为你抹眼泪,他一手捧着你的脸,一手为你擦掉眼泪:“别哭啦,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闭嘴,你才不好看。”拍了一下他的手,却没有拍掉,你继续说道:“你女朋友呢?”

    “哪有什么女朋友?拒绝掉了啊。”

    “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女生挺可爱的。”脸上抑制不住地微笑起来,你的逞强让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

    “你真的不知道吗?”

I'm dancing in dark with you between my arms

Barefoot on the grass listening to our favourite song

When you said you looked a mess I whispered underneath my breath

But you heard it darling you look perfect tonight.

评论
热度(19)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