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卡姿/哨向』 星间匹诺曹04

预警:

有洁癖的建议马上关掉。

姿态前任/红玫瑰满地跑,Karsa心头有片白月光。

前文链接:01   02   03

04.建议人手一本《向导指南》 

    敌方带着红色涂装的飞船进入了洪浩轩的射程,他毫不犹豫得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飞船前头弹射出了套索将对方黏住,并借由此进一步贴近了对方,所有充能完毕的火力武器统统发射,一瞬间将红色的飞船打得黑烟直冒,还没能击毁这一艘飞船,大型舰载武器再一次进入充能状态,只剩下一挺粒子机关枪还不停冒着火花。

    此时他和紧随其后的严君泽两人的飞船的状态都远算不上健康,且正陷入被敌方两艘飞船包夹的态势,后方包上来的一架完全没有损伤并且所有大型武器都整装待发的飞船出现在视野中,见状前方黑烟大冒的红色飞船突然调转回头,所有的炮口都瞄准了洪浩轩的蓝色船体。

    李元浩的飞船终于赶到了战场。

    穿着佐伊套装,李元浩的飞船射程相当远,还能折叠空间进行poke攻击,似乎每一击都在对方的飞船上留下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窟窿,那艘被洪浩轩打到摇摇欲坠的红色飞船首先爆破,绕后过来的那一艘也岌岌可危,于是它将炮口统统对向了本来就已经千疮百孔的严君泽的飞船,在自身爆炸之前将其击落,而它也几乎在同时炸开。

    至此,敌方五架先遣战机告落三架,只要击落下层星河剩下的两架战机,就可以登陆对方星舰。

    赢下比赛的时候,洪浩轩一打开舱门就下意识去找旁边的人,一脸笑容却撞上了严君泽略带嫌弃的脸:“干嘛笑那么恶心?”

    “……赢了比赛嘛,高兴一点!”也不知道刚才的那个自己在期待什么,总之突然被一种无力的失落感攫取,洪浩轩抓了一把头发试图让自己听起来真的和自己说的一样高兴。

    虽说是“服役”,参与模拟星战的“选手军”始终是和正规军不同,虽然也有些基础的军事化训练,他们更多的时间是花在模拟舱里。

    而且“选手军”的假期能比正规军多上那么一点,请假的手续也更加简单。

    刘志豪请假了。

    他在假条上一笔一划地写上了两个字:解压。

    李官炯盖下准假印章的手都抖了抖,大红色的“批准”两个字花成一片,还为此被孙大勇嘲了,嘲完之后并不是哨兵或向导的孙大勇还问了一句:“弄个压缩包还需要请假?”

    洪浩轩一整个下午都觉得如芒在背,队友们有意无意刺探过来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像被人在背后贴了“白痴”纸条在被同学们悄悄嘲笑小学生。

    “怎么回事啊,君泽?”

    生活终于对严君泽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君泽什么都不知道,君泽和刘志豪出去解压什么关系都没有。

    “什么啊?”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啦?一直看来看去的,我背后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欸。”说着洪浩轩像是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似的抖了抖。

    “没有啊,”严君泽用目光向李元浩求救,蜜得虎却翻起了白眼,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架势,关上了模拟舱的舱门,严君泽求救无果只好铁着一颗脑袋继续说:“刘志豪的模拟舱是粉红色的,太抢眼了。”

    哦嚯。

    史森明觉得大事不妙:好死不死提起了不该提起的人。

    “对哦,一个下午都没见到他,他怎么样了吗?”

    “你自己的向导问别人干嘛?”自知不妙的严君泽决定先甩锅,然后迅速关上了模拟舱,个人频道里传来史森明的一通嘲讽。

    哨兵都不长脑子的吗?建议人手一本《向导指南》,背不下来就去基地门口站岗一个月。

    说起来还是刘世宇在教官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眼假条,本来是当梗一样讲给几个队友听,几个哨兵还认真讨论了“凭什么解压文件还可以专门请假”的问题,直到史森明把《向导指南》的第138页显示在电子终端上拍在了几个哨兵面前:

    向导也存在“精神过载”的问题,因其成因不同于哨兵由于五感过于发达而产生的大量感官垃圾堆积,因此不能由其他向导进行“精神疏导”来解决,目前已知最有效的疏导方案是“性高潮”①,且疏导效果会受到共鸣率的影响。

    注①:已结合的向导拥有稳定的性关系所以通常不会存在这类问题。

    “在讲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借完书回来的洪浩轩看队友都聚在一起,乐呵呵地想加入他们的话题,队友们却在看到他过来的瞬间一哄而散,勾肩搭背地讨论着天气从咖啡桌前离开。

    “训练,训练,走了轩轩。”

    在座的哨兵都知道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很大,但这事儿搁谁也说不出口来:

    诶,你知道吗,你的向导出去找乐子了。

    跟一个哨兵说这话还不如让人在模拟星战中被单杀100次。

    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洪浩轩坐在模拟舱里,还没来得及关上舱门,突然肩头一沉,原本禁止精神体出现的训练室里,刘志豪的精神体,那只有些高傲的白隼突然落在自己肩上,有些急躁地用爪子扒着那里的布料。

    “干嘛啦?”

    白隼当然不会回答,它转而用喙捻起了洪浩轩的耳朵。

    “你干嘛啦,很痛欸!”

    下意识地一挥手似乎打到了没有防备的白隼,白隼发出一声唳叫腾空而起,随后消失在了训练室的天花板上。

    而就在它消失的一瞬间,洪浩轩似乎是通过和向导链结的精神看到了一些画面
    ——手机上暧昧的约见聊天记录,和抬头看见带着笑意的“老朋友”像自己走过来,背后是一片华灯初上的城市。
   
    洪浩轩认得这个“老朋友”,IG战舰的核心,鼎鼎大名的宋义进。

    整个殖民星球的人都知道,刘志豪和他关系匪浅。

    “向导释放精神压力的方法就是高潮啊。”

    史森明的声音在脑海里面像警铃一样响了起来。

    洪浩轩立刻从手边翻出了自己的随身终端,打开其中刚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向导指南》:“搜索,精神过载。”对着终端发出指令之后,页码应声跳到了138页,洪浩轩看着注解第一条上写着:已结合的向导拥有稳定的性关系所以通常不会存在这类问题。瞬间觉得放心了下来,至于这种放心感是因为什么,他也没有再多想,只是有一种针刺般尖锐的感觉突然提醒了他——拥有稳定的性关系?

    迅速关闭了《向导指南》,点开了已经好些年没看过的《哨兵指南》。

    “提问,在结合腺体处出现灼热感是怎么回事?”

    终端上的文字迅速跳跃着,终于来到了他想看到的答案,不过在他看到答案的瞬间,洪浩轩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哨兵没有结合腺。

    已结合的哨兵会通过与向导的联结感知伴侣的情况,这种感知分为——与向导的结合腺相同的位置出现的“情热感知”和类似“闪回”在脑海中出现伴侣此刻所见所感的“视觉感知”。

    前者的表现为灼热或是疼痛,灼热感往往是快感的投映,而疼痛则是痛苦的投映。

    看到这里,洪浩轩的头皮突然有一阵发麻,他抬起头从饮料杯里抠出了一颗冰块抵在自己下巴下面,同刘志豪的腺体同样位置的地方。

    那里隐隐有些灼烫起来。

评论(7)
热度(28)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