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卡姿】Lemon

 听歌听来的脑洞

是我,我就是你的苍,今天也不做人咕咕咕

高能预警:李炫君视角。

TP亮了,我先溜了,嘻嘻。

 

 

 

01 

  “刘志豪,你看这个。”

  “刘志豪,你试试这个。”

  “刘志豪……

  “刘志豪……

  ……

  

  刘志豪转会到Snake的时候,最高兴的就是李炫君,还得意洋洋地给宋义进发了个贼欠揍的表情。

  那会儿本地蛇和异地鸡还是邻居,刘志豪和明凯满口骚话直播双排的时候,李炫君被提及的概率很高,他自认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总在刘志豪旁边这样那样,连对方rank的时候都会戳上一戳。

  闲时在网上看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俨然成为了刘志豪还是自己队友时的必修功课。

  他爱看刘志豪笑。

  

  所以刘志豪离开Snake的时候,最不开心的也是李炫君,不过他可没有像哭包宋义进当初那样抹刘志豪一衣角的鼻涕,更没有被刘志豪捏着脸颊笑。

  回想起来感觉这波有点亏了。

  

02

  “诶,你们那个LMS来的打野怎么样啊?”

  李炫君记得自己那会儿除了训练,就等着刘志豪在Q上敲一下,先跟人嘴硬两句,不管嘴上怎么哔哔,还是会接下他打过来的语音电话,吵闹几句上号双排。

  “你说Karsa?挺好的啊。”

  就像韩服排队时会点开流放之路玩一会儿,李炫君就算每天在忙,总会有碎片时间来关注刘志豪。

  “RNG搞那个什么,《皇话》?你不是和他一起整的吗,关系挺好啊。”

  “哈哈哈哈,那个家伙就是个小孩儿你知道吧,下来还非要我给他唱那个老司机,我不要面子的啊?”

  

  “在说我什么?”

  还没等李炫君把话题拉走,洪浩轩提着奶茶外卖路过刘志豪背后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忍不住探头问了一句。

  “夸你呢。”

  闻言洪浩轩乐呵呵地露出两排牙:“夸我什么?”

  “野区毒瘤。”

  “……”

  “哈哈哈哈。”刘志豪笑得七倒八歪的,李炫君都能想象他眼睛就像两弯月牙,嘴角里都噙满了蜜糖。

  电波那头的刘志豪似乎是和洪浩轩笑闹起来,连珠炮一样的骚话炸得洪浩轩结结巴巴地难以回应,而刘志豪似乎在这种语言的碾压里获得了更多快乐,只是这种快乐通过网线之后变质成一种酸涩的味道。

  

03

  有些回忆就像是一颗柠檬。

  明快的黄色调外皮,散发着清新的香味,实际则是一层苦涩的外皮包裹着一颗酸涩的果肉。

04  

  说不好刘志豪这个人是多情还是薄情,他眉眼嘴角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嘲讽。

  

05

  “你们在rank吗?加我一个。”

  有些软糯的台湾腔一落,刘志豪那边立即结束了等待,几分钟后双人变三排。

  “等下我拿岩雀打野。”

  “岩雀必被ban。”

  

  “哇,刘志豪你真的是开光嘴。”

  一进英雄界面,对面第一手就ban掉一个岩雀,李炫君一直知道职业选手“Zz1tai”意识风骚,时常会说一些看似信口胡诌,实则的确过了脑子的话来,但这种没有理由的话都能随便应验,忍不住皮上一句。

  “那我求求你李炫君,一会儿别送。”

  

06

  “我不可以进去吗?”

  那个省队来的打野捏着嗓子学岩雀被ban的语音。

  “不可以。”

  “为什么不行?”

  RNG基地里并肩坐着的两人煞有介事地对起话来。

  “因为大姨妈。”

  “诶?”

  “刘志豪你这个人真的脏。”

  

07

  “我要跟你们连麦吗?”

  “开了开了。”一边说着一边拿下一只耳机递给洪浩轩。

  “哦~好像高中情侣一起听MP3。”

  不明就里的李炫君还问:“什么MP3?”

  “哦嚯。”

  

08

  刘志豪的“哦嚯”有很多意思,李炫君自认为摸得七七八八,但这时在游戏刚开始还没出家门的时候,刘志豪发出了“因为太浪被打野gank了”意味的“哦嚯”声他确实搞不明白。

  

  ——直到省队打野挥舞着小链锤,嘴里还阴阳怪气带着波浪号地说着“瑟庄妮~”蹲到了他河道的草丛里,李炫君忍不住在心里说了句:“哦嚯”

  

09

  如果那个在苦恋泥淖中连挣扎都使不出力气的自己也可以被单杀掉就好了。

  李炫君挺懊恼的。

  

  “李炫君你能不能好好打了?”

  刘志豪的语气里却并没有责怪。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柔软、甜蜜,陷进去就是个无底的陷阱,四壁上全是刀子。

  “我的我的我的。”嬉笑着蒙混过去,李炫君拿刘志豪的梗开玩笑说:“无伤大雅。”

  

10

  说起来也是迷,再排一局,岩雀又被ban掉。

  再次与想要的英雄失之交臂,省队来的打野撇起嘴:

  “我不可以进去吗,又一次?”

  李炫君甚至觉得在这句话的语气里听出了QAQ三个字母。

  “不可以哦轩轩~”模仿着林志玲的刘志豪听起来骚得人耳蜗发麻:“不然拿龙来换嘛~”

  

11

  刘志豪的垃圾话比重庆的山来得还要多还要陡,要他记得每一句还不如叫他对线小狗拿一血塔还压刀50来得现实。

  “一条龙一次吗?大龙两次好不好?”

  洪浩轩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让人看到一只嘴里咬着死去纳什男爵的尾巴、摇着尾巴要人摸摸头的大狗。

  真的狗!李炫君在心里骂了一句。

 

12

  特地算了一下,洪浩轩控下了全场的龙。

  

  一种柠檬炸开在腹腔中,五脏六腑都被一只大手握紧的酸楚和窒息感让李炫君握紧了自己的衣襟。

  潜意识告诉他耳机那头的两人并不是随口说骚话,甚至觉得听到了用手遮住麦之后偷换亲吻的声音。 

  

13

  不玩了,下了,再见,刘志豪。

  

14

  再见,刘志豪。

  

15

  “喂,他下了诶。”

  “所以呢?”

  “所以,”洪浩轩探出头四下看了看:“现在训练室里也没人,我先拿个峡谷先锋的奖励嘛?”

  不等刘志豪开口,洪浩轩转头就从他嘴上偷下一个吻。

 

       哦嚯,被gank了,没事,不亏不亏。

  

16

  啧。

  戴志春刚探了个头出来就后悔了,木着一张小脸又坐了回去,戴上耳机点开了新一集的《熊出没》。

  

17

    自分が思うより 恋をしていたあなたに

    あれから思うように息ができない

    あんなに侧にいたのにまるで嘘みたい

  柠檬的香味当真是苦涩的。

  然后李炫君就把这首歌从收藏列表中删除掉了。

  

  

 

评论(5)
热度(37)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