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格里芬X内在美paro』Beauty inside I

【手动高亮】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觉得郑志勋A,我们就是朋友!

Chovy X Viper 带点野辅
郑本部长x朴带明星

内在美真的好好看啊各位,我第一次沉迷韩剧。

我要搞勋all(发出xj头子的声音)

『Beauty inside』

01

    最年轻的本部长。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败家子。

    打在郑志勋身上的标签很多,不管是褒的还是贬的,而此时这个传闻中的人物正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听秘书汇报今天的行程。

    终于结束了海外行程可以回国可以说是今天的行程中唯一能让他稍微高兴一点的事,这意味着他不用兢兢业业观察每一个细节以判断对方究竟是谁。

    郑志勋有个秘密,他患有脸盲症,无法识别出人脸。这种病症是天生并无法医治的,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长什么样,甚至不知道镜子里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本部长,先吃早餐吧。”

    合上手里的平板电脑,秘书申亨燮建议道。

    “早餐?申秘书还真是连生活起居都要管,妈妈给你涨工资了?”

    “只有这种时候作为下属的我才能跟本部长行使年长者的权利不是吗?”申亨燮笑了一笑,礼貌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把郑志勋引向酒店的餐厅。

    “不要用绿色的餐具,也不要有绿色的装饰物。”申亨燮向餐厅的工作人员吩咐道。

    郑本部长还有个毛病,讨厌绿色。

    “这么任性,要是被剥夺继承权怎么办?”

  申亨燮曾半开玩笑地这么问过,而郑本部长只给了他一个看怪人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说错了话,那位本部长这么说道:

    “难道要把整个集团捐给慈善机构吗?”

    不是有一句话那么说吗?申亨燮忍不住这么想: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说的可能正是这位17岁的本部长,啊,按虚岁算的话已经18了。

02

    如果可以再选一次,郑志勋应该不会帮这个穿绿色衣服的小孩。

    这太奇怪了。

    进入隔间的明明是个身高不及他胸口的小孩,向他寻求帮助的声音却是一个带有磁性的低音。

    “请帮帮我。”

    隔间里的人这样请求道。

    “申秘书,拿一套衣服过来。别问那么多,拿过来就是了。”

    “这不是……”

    待到隔间里的人出来,申亨燮吃惊得发现对方竟然是刚刚拿下大赏、正当红的男演员朴到贤。

    “啊——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衣服弄脏了,就那个样子出去还不知道媒体们会怎么说,”朴到贤眯眼笑着,继续说:“谢谢了,需要我给你签个名吗?”

    这不合理。

    无心去听朴到贤讲了什么,郑志勋的余光瞟到被朴到贤囫囵扔在垃圾桶里的衣服,鲜明的,令人讨厌的绿色。

    可能因为绿色太讨厌了,所以自己刚才并没有仔细看。

    这样说服自己,郑志勋对上朴到贤的视线:“我为什么要你的签名?”

    “什么?”朴到贤偏了偏头,露出了算得上惊讶的表情:“你不认识我吗?”

    “我应该认识你吗?”郑志勋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反问道。

    “本部长,他是即将代言我们航空公司的朴到贤。”

    闻言朴到贤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却穿一身看起来就不会便宜、裁剪考究的西装的“本部长”,扩大了脸上的笑意:“那不如好人做到底,带我去配一副眼镜吧,我的刚刚弄丢了。”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像是一个会多管闲事的好人。”

03

    “我是朴到贤,讨债的话就打这个号码吧。”

    直接从郑志勋手里拿下他的手机,在他脸前晃了一晃解锁,朴到贤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还顺便给自己拨了一通:

    “身居本部长这种职位却这么没有警惕性吗?要是抢走你手机的别的什么人该怎么办?”

    把手机交还给郑志勋,朴到贤冲他笑着,不等他回答就继续说道:“本部长您的名字呢?”

    “什么?”

    “名字。”

    “没有必要告诉……”

    “郑志勋。”打断了申亨燮的话,郑志勋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其他可以公开的信息:“格里芬集团Tiair航空公司本部长。”

    “本部长!”

    “既然是要代言我们公司的人,那么向合作对象报上家门应该是基本的礼貌。”郑志勋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机:“啊,”他举起手机屏幕,上面是朴到贤的基本资料,弯起一双上挑的眼睛,露出和一身西装革履稍显不搭的虎牙继续说道:“尤其当对方还是哥哥的情况。”

04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

    和自己的代表一起喝酒吃炸鸡的时候朴到贤这么想着,无意识地也就说了出来。

    “对啊,18岁就能拿到大赏。”李承勇点点头,轻轻笑了。

    朴到贤拿起酒杯摇了摇头:“不是说我,你说要多能干才能在17岁的时候当上大公司的本部长?”

    “很简单,投胎的时候擦亮眼睛就行。”

    做了个“啊西”的口型,朴到贤意识到李承勇所言着实合情合理,用手里的杯子去碰了碰李承勇放在桌面上没有拿起来的杯子。

  听完了朴到贤讲述今天的经历,加上最后的感叹,李承勇得出了一个结论:

  “所以你当时是被一个17岁的本部长救了,然后从机场落跑了?”

    “诶,这怎么是落跑,你和施尤哥两个大男人带着当时小孩样子的我在机场依依惜别的样子多奇怪啊,我这是体贴。”

    一直笑嘻嘻说着些轻飘飘的话的朴到贤盯着玻璃杯底,沉下表情说:

    “但是我被发现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句话也没说,但是他一定看见了。”

    “说不定没注意?”

    用一种“哥你是个傻子吗”的眼神看着李承勇,而后者也看着这样自我烦恼的朴到贤,爽朗地笑了出来,他当然清楚如果朴到贤的秘密被发现,那可不是什么能让人笑出来的事。

    当红明星朴到贤每个月都会有一周变成别人的样子,这种新闻都不知道应该放娱乐版,社会版还是科学版。

05

  “因为你看起来像是一个会多管闲事的好人。”

  啊——真是。

  郑志勋把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上网搜索了朴到贤的照片,却根本照片里的脸,不同的造型在他看来几乎就是不同的人。

  眼睛瞟到了一边的玻璃里自己的倒影,却无法辨识出那张脸庞上的五官。

  如果你连自己的五官都无法辨识,自然而然就会对自己印象中别人的样子抱有不确定,再说这种“变身”的事情怎么想都只会让人觉得奇怪,纵使不管怎么回想那时的情景,光是体型上朴到贤就从一个小孩变成了大人,但即使如此,郑志勋也不打算立即下这个结论。

  “本部长,心不在焉可不是您常有的工作状态。”

  被扔文件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的申亨燮一抬头就看坐在办公桌前的郑志勋对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只手已经开始揪起了嘴唇上翘起来的干皮:这位本部长会根据安排定时管理自己的发型甚至是指甲,却发自内心地嫌涂唇膏麻烦。

  “新航线的剪彩仪式是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一,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

  郑志勋的视线再次回到屏幕上,却并不知道自己期望从那些照片里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评论(3)
热度(13)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