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电竞/卡姿/哨向』 星间匹诺曹09

夸我,现在就夸!

趁你还没看这篇文赶紧夸

——————————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第九章:说谎的匹诺曹(下)

    大老远就看到熊汶铵靠着灯柱,注意力全在手里的移动终端,洪浩轩笑起来,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熊汶铵的个子小小的,一把就能揽进怀里,洪浩轩也这么做了,还伸出另外一只手揉揉他的头,被突袭的人自然是下了一跳:“靠北,谁啦?”

    一边整理着头发,熊汶铵抬起头,撞进洪浩轩满是笑意的眼。

    “你87哦?我看你在这边过得很开心吼,”低下头假装还在整理头发,熊汶铵语气似是抱怨,心下看看好友过得不错也为他高兴,原本打算佯装生气也宣告失败,笑容再也藏不住:“你的向导怎么没有来?”

    “呃……”

    “干三小,还是不是兄弟啦?谈个恋爱还要藏起来?又没有要跟你抢。”撇了撇嘴,熊汶铵低下头去滑了几下移动终端,手速惊人地发出了信息,嘴上抱怨着,熊汶铵其实也并不是真的要洪浩轩把人带到面前,他和洪浩轩是好兄弟,并不意味着他会把自己渗透进对方生活的滴滴点点。

    ——只是FW战舰的那些家伙得知他要到LPL星这件事之后,便下了死命令要他作为FW特派员把洪浩轩突然结合、他的向导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有的没的都调查清楚。

    “诶,鹏年你听说了没?”

    “啊?”

    “就Karsa啊,那个87一个人在那边突然就和一个向导结合了。”跟陈鹏年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熊汶铵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为傻儿子操碎了心的老父亲。

    “有哦,就他前几天有跟我讲这个事情,”陈鹏年扶了扶眼镜,表情认真:“不过其实一开始我是以为你们两个会在一起的。”

    “屁嘞,你在说什么鬼话,”熊汶铵的反应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我又不喜欢男的。”

    不过他的确没有说谎,熊汶铵并不喜欢男生,喜欢上洪浩轩只是同其他所有人的青春里多多少少都有过的因为不够勇敢而无疾而终的、故事从始至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恋慕。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有些苍老,熊汶铵心下清楚,那些情愫和悸动就像乳牙,存在过,阵痛过,随着成长最后脱落,留下的空洞也会被新长出来的牙齿填满。

    熊汶铵已经长出了恒牙。

    虽说是“战舰”,却并没有实体战舰的存在,比赛是利用模拟舱链接大脑和身体进行全浸入的虚拟环境,各个“战舰”的基地其实也是在不同城市里的建筑物罢了。

    RNG战舰的基地在LPL星球的首都。

    洪浩轩对这座又大又拥挤的城市并没有很熟悉,但他记得好像刘志豪就是在这座城市里出生长大的,漫步在街头,洪浩轩恍然觉得刘志豪这个人带着这座城市的气息和韵味。

    “去哪啊?”

    熊汶铵终于从移动终端上收回了心神,抬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抓了抓刘海,洪浩轩停下脚步四下看了看,天色渐晚,华灯初上,人却越来越多了:“我跟人问一下吧。”

    这么说着,从沙滩裤的兜里拿出了移动终端,下达了播出的指令,全息屏幕跳出来,沙漏漏过一半,变成了人脸,终端那头的人是刘志豪。

    “怎么啦轩轩?”

    意料之中带着玩笑的声音和难辨真假的笑意,刘志豪肩膀以上的全息影像出现。

    “这就是你的向导?”伸长脖子看清楚了全息影像,熊汶铵点了点头像是在说“爸爸同意这门婚事”。

    “啊也没什么,就……我接到熊湾了,但是不知道有哪里可以去。”

    “虽然我在这里出生长大,但是也不怎么熟……”刘志豪伸手托起下巴想了下:“现在又是晚上,那些个名胜古迹啥的肯定去不了,这样,你上网搜一下,找那种评价好的店,先带他吃点东西,然后随便逛逛,明天请一天假,白天陪他去玩。”

    “喂,刘志豪你在摸什么,赶紧的,要开了!”

    “闭嘴吧李炫君,一会儿开了你别送。”转过头跟那边的人说了句话,刘志豪再度转回头来,他的全息影像同洪浩轩对视:“可以吧?”

    “你在干嘛?”

    听到了李炫君的声音,洪浩轩拧起眉毛问道。

    “和李炫君明凯一起打游戏,干嘛,查岗啊?”

    “没。”洪浩轩别开眼,连全息影像的眼睛都不想去看:“挂了。”

    “闹别扭?”

    “没,我没什么闹别扭的立场吧。”这么说着,洪浩轩第一次切断了与别人的通讯。

    “醋味好大哦洪浩轩~”

    “屁啦,你等我再网上搜一下哪里的东西比较好吃。”迅速将话题带过,洪浩轩在终端上搜索起附近有什么合适的吃食,打算按刘志豪说的,先将两人喂饱。

    吃过了一餐之后,两人人手一杯洪浩轩倾力推荐的手摇奶茶,顺着马路牙子一路往下遛,因为熊汶铵想看看就在不远处的RNG基地。

    “说起来,之前鹏年还说觉得我们两个会在一起哦,真的87。“

    他们走上了一条没什么人,也没什么灯的小路,洪浩轩把自己藏进阴影里:“那你呢,有没有这么觉得过?”

    “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熊汶铵喝了一口奶茶,嚼着里面的珍珠,继续说道:“但是我承认喜欢过你。”

    洪浩轩愣了愣,万万没有想过熊汶铵竟然会这么坦诚。

    “这样啊……”洪浩轩的眉毛又蹙在了一起,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天人交战,最终还是打算把话说出来:“虽然我不清楚‘喜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我可能……喜欢你?”

    直到说出这句话,洪浩轩还是没能厘清自己心里的那些情感,它们反而像是散开的毛线团胡乱纠缠在一起。他的语尾带着疑惑的上扬,但这若作为一个问题抛给熊汶铵未免有些滑稽。

    熊汶铵停住了脚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在洪浩轩反应过来之前,他踮起脚亲了一下洪浩轩的嘴唇,蜻蜓点水一样的,不带眷恋或遗憾,像是终于给那些动摇和阵痛画上句号。

    抓紧自己胸口布料和戒指的刘志豪靠在墙边,不知为何在这种情况下他脑子里还能皮一句: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他无法向自己解释胸口的烦闷乃至胀痛来源何处,只好给它们寻找一个合适的存在理由

    ——只不过是觉得自己的哨兵和别人在基地门口接吻这件事情让自己很没面子而已。

    刘志豪垂下头,嘴唇紧紧抿出一条白色的线,却只能想出更多欺欺人的话给自己听

    ——又或许只是因为哨兵和向导的灵魂联系吧。

    

评论(11)
热度(25)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