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9(最终章).黎明将至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黎明将至

  

  你是黎明将至时微光,让人甘心披荆斩棘前往。①

  

  李懂连推带拉地把顾顺带上了飞机,从货仓进到休息室,顾顺靠在金属壁,有些艰难地呼吸着,他的视线依然不清晰,胸口里也有些闷痛。

  “李懂?”

  顾顺半眯起眼睛像是要确认此时此刻李懂的确与他处在同一空间,依赖着视力的狙击手却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孔。

  “我在。”李懂观察着顾顺的伤势,思考着要怎样进行处理,他靠近顾顺,手指碰到了他侧脸上半干的血迹,有些黏腻的触感,却早就失去了鲜血的热度。

  凭着直觉,顾顺扣住李懂的后脖子,几乎是咬上他的嘴唇,李懂半仰着头,没有拒绝,微微分开了双唇,对方便长驱直入,恨不得将他肺中的氧气全部抽离。

  李懂觉得自己尝到火药、硝烟、砂砾、顾顺的血和一股淡淡的,难以觉察的薄荷味。

  

  门突然关上了。

  

  顾顺放开李懂的动作和后者推开他的动作同时发生,李懂猛地敲着门,问杨锐发生了什么。

  队长说没事,却无论如何拒绝开门。

  

  直到飞机在码头降落,杨锐吩咐李懂向舰长报告:黄饼泄漏了。

  

  再见到队长已经是一天以后的事,李懂立刻上前关心,队长也将辐射的事情如实地告诉了他。

  “李懂,以前我总想着把事儿瞒着,能自己扛就自己扛着,现在我想明白了。”杨锐的手重重落在李懂的肩膀上:“舰长以前跟我说,‘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你也该想明白点。”

  “队长,我明白。”

  李懂对上杨锐的视线,杨锐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有找到一丝疑惑,他忽然笑了,这次李懂有些疑惑了。

  “没事,李懂啊,罗星带了你四年,你的眼神都没有变过,但现在你的眼神变了。”

  “队长,是好的改变吗?”

  “是。”杨锐点头,他不否认罗星或是顾顺对李懂成长做出的正面影响,他也知道他们不同:罗星几乎算得上是B621星球上的小王子,对李懂,他有的是耐心,照料、引领,将他保护在自己的星球上,用玻璃罩子隔绝灰尘,慢慢等他绽放;但顾顺于天空是鹰隼,于大地是雄狮,于海洋是白鲨,他不是童话而是顶尖的掠食者,所以李懂也要按掠食者的法则成长。

  离开了玻璃罩,离开了小小星球,李懂终也将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掠食者。

  他会成长为顾顺的眼,他的枪,也是他的盾。

  

  只要我活着,你的那一天就不会来。

  

  李懂失眠了。

  无垠海洋的尽头有一轮明亮得过分的月亮,天空像蓝丝绒幕布,洒落星点的碎钻,海面晃动着银色的细鳞,腥咸又有些暖意的海风吹得他帽子后边的飘带猎猎作响。

  他回想起在伊维亚的那天。

  那一天是他至今为止生命里最长的一天,长到生离死别,长到接受了一个男Alpha的亲吻。

  杨锐告诉他已经上交了推荐信,等靠岸就能去参加主狙击手的训练了。

  “顾顺也写了推荐信,他对你挺上心的。”

  杨锐伏在栏杆上这么说的时候,李懂正巧背靠着栏杆,杨锐的视线正好落在他后脖子,衣领顶上,那颗若隐若现的苦情痣。

  

  ——说是长这种痣的人,是上辈子没喝孟婆汤,这辈子找人来了。诶,李懂,找谁呢?

  

  作为优秀的军人和党员,李懂向来不信这些牛鬼蛇神,他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能感受到那颗微微的凸起。

  诶,李懂,找到了吗?

  他神使鬼差地在心里问了这么一句。

  “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

  是顾顺的声音,李懂没回话,也没回头。

  顾顺往他身旁的栏杆上一靠,伤口上还包着纱布,皮外伤好得快,脑震荡倒是需要休养几天,不过舰上的医生说等靠岸就好差不多了。

  “听队长说你给我写推荐信了。”

  “不能埋没了你的天分。”顾顺的手臂箍着栏杆,探出些身子好看清李懂面朝大海的脸,李懂的眼睛里揉着星光和浪涛,他的皮肤泛起月光的色泽,顾顺又看到了他眼皮上那颗小小的痣。

  他想到陆琛说的苦情痣,脖子后面的痣是苦情痣,那眼皮上面的痣呢?

  干脆叫长命痣吧。

  顾顺这么想。

  “那你呢?”李懂问。

  “去委内瑞拉的资格已经批下来了。”

  “挺好。”

  意料之中的事,罗星失去了战斗能力,军区里便没有其他狙击手能出顾顺之右,这个机会毫无疑问会落到他手里。

  “李懂。”

  “什么事?”

  顾顺笑得有些痞,他说:“我想亲你。”

  李懂侧身吻上了顾顺的嘴唇,就像顾顺第一次吻他那样,不缱绻,不留恋,像蜻蜓点水,像蜉蝣朝生暮死。

  “等从委内瑞拉回来,你就不是哥的观察员了。”顾顺伸手用食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嘴唇,他的语气平静,只是在陈述这个事实。

  “但我会是能与你匹敌的狙击手。”李懂这么回复。

  “我想我们之间会有一场比赛要打。”

  “我知道。”

  

  靠岸的第二天,李懂的主狙击手训练就批了下来,他开始和顾顺一起训练,他有了观察员,而顾顺有了新的观察员。

  一开始李懂还有些不适应,听到不远处顾顺发出的指令,下意识就要行动。

  他们的观察员都是新兵,这让李懂不由得想起了新兵时候的自己,他突然明白了罗星的那些关怀,自己的枪架在那个刚成年的孩子的膝盖上,第一次开枪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孩子紧张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也跟着僵直。

  “别动。”李懂说。

  就像当初顾顺对他说的一样。

  靠岸的第二个星期一,顾顺就要出发去委内瑞拉,李懂打了个报告,请假去送。

  “这不是哥的观察员吗?”

  背着大包的顾顺一见李懂,咧起嘴就贫。

  “来送送你。”

  三步并作俩跨到李懂跟前,顾顺伸手将人箍进了怀里,他身上有不知道是口香糖还是信息素的薄荷味儿。

  顾顺在李懂的颈窝里深吸一口气,只闻到了一股子部队里的肥皂和晒过阳光的衣服的气味。

  他该死得喜欢这个味道。

  “行了行了,”李懂拍拍他的背,一瞬间像在拍营地里那只德国牧羊犬:“去了好好照顾自己。”

  “还有,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观察员了。”从顾顺怀抱里退出来的时候,李懂添上一句。

  “不,只有你是哥的观察员。”

  “你现在的搭档是别人。”

  “别人都是枪架子。”顾顺这么说,他有的是资本和傲气,也有的是私心。

  身后的人在催顾顺登机,他回身给了个“收到”的手势,再看向李懂道别:“那行,走了。”

  “保重。”李懂脚跟一靠,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军礼。

  “彼此彼此。”顾顺也站直了身体,将手抬到了鬓边。

  

  太阳照常升起,被子照常叠成豆腐块,训练照常进行,顾顺的新观察员也有了新的搭档,而李懂自己的观察员在闲暇时特别喜欢拉着他聊天。

  小观察员喜欢问他关于罗星和顾顺的事,李懂告诉他罗星如何如何,却不多讲顾顺,因为不知从何讲起。

  小观察员也喜欢问关于他之前出的那些任务,无论是护航还是伊维亚撤侨,故事很长,讲到最后剩下的人却不像原来的多。

  李懂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是个老兵了。

  

  委内瑞拉的猎人学校纪律严明,不允许学员对外通信,然而即使允许,顾顺也想不到要给李懂写点什么。

  或许可以写写委内瑞拉的天气?

  但是地狱般的训练还伴随着精神折磨,每多呼吸一口空气都只让顾顺觉得奢侈,他没空再去想活着以外的任何事情。

  

  李懂甚至没有期待过信件。

  他和顾顺之间从来就没有儿女情长。

  比信件,比誓约,比话语更纯粹,比爱情和吸引力更绵长。

  是忠诚。

  忠于自己,忠于人民,忠于国家。

  忠诚于自己的本心,忠诚于心向之处,心中之人。

  

  李懂扣动R93的扳机,正中靶心,摘掉护目镜的时候听到自己拿到靶场最高分的声音。

  

  ——等从委内瑞拉回来,你就不是哥的观察员了。

  ——但我会是能与你匹敌的狙击手。

  

  

  

  The End  

  

  

 

  

——————————

  ①摘自歌曲《国境四方》

 

——————————

终于写完了,没有彩蛋,没有番外。

让我们下一个坑再见233

 

评论(9)
热度(150)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