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8.我不止是你的观察员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预警:接笔者对庄羽和李懂两条不同成长线的理解和巴塞姆小镇大战的简单时间线瞎梳理。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04    05    06    07

————————————————————

我苍汉三又回来了!!!

想我了没有!!??

————————————————————

 

08.我不止是你的观察员

    

  说实在的,顾顺和两名牺牲的战友都不太熟,除了向机枪手张天德要过掩护,就是在分化之后第一次修整那时,庄羽曾和他搭过话。

  “顾顺,你知道薄荷的故事吗?”

  “什么东西?”阳光炽烈,顾顺半眯起眼睛看向庄羽,嘴里还嚼着口香糖,他上下打量过这个年轻的通讯兵,仔细看看也挺年轻的,估计和李懂差不多的年龄。

  现在的小年轻可能就喜欢这些东西吧。

  顾顺特别苍老地想。

  “你的信息素不就是薄荷味儿的吗,诶,我给你讲个薄荷的故事。”

  “不听。”

  原本嘻嘻闹闹的战友,端着机枪给自己火力掩护的大个子机枪手和那个笑出两排大牙的小通讯兵,都在飞机里,黑色的袋子里。

  不过是同队一天,枪林里来弹雨里去,连一次对视都过命。

  顾顺用肩膀碰了碰旁边整备的李懂。

  “你没事儿吧?”

  李懂依旧垂着头收拾东西,露出后脖子里那颗痣。

  “那叫苦情痣。”

  顾顺第一次注意到那颗痣的时候,还伸手指头点了点,旁边探头探脑的陆琛见状过来咧咧:“不知道了吧?”

  “说是长这种痣的人,是上辈子没喝孟婆汤,这辈子找人来了。诶,李懂,找谁呢?”

  嬉皮笑脸说这话的陆琛也在那架飞机里。

  他少了根胳膊。

  

  “什么事?”李懂反而反问顾顺。

  见状,顾顺又宕开一笔,问:“你什么时候进的蛟龙?”

  “新兵的时候。”

  那会儿罗星已经是蛟龙第一的狙击手,他选中了在狙击训练中落选的李懂,成为了他的观察员。

  李懂咬了咬牙,不让自己再沉入那种无底的内疚里。

  从新兵进营,罗星就手把手带他,夸张一点,从生活起居到人际交往再到部队训练,罗星无一不插手,部队里的战友都爱说他是个护雏的老母鸡。

  “老子不护着自己的观察员护着你啊?”

  反驳的时候,罗星总是一把揽过李懂的肩膀:“懂儿就是我亲弟弟!”

  

  “四年的战友。”顾顺看着天,慢悠悠地吐出这么几个字,当他垂下目光再次看向李懂:“哎,怎么回事儿,不是,我……”

  李懂的眼泪让他一瞬间慌了手脚。

  就像顾顺说的,四年的战友,他们同吃同住,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参加演习,他们出生入死。

  李懂看着顾顺,眼泪顺着脸颊滑下,他没有表情没有声音的哭泣着。

  在漫天战火里,每个人的生死离别里都像他的眼泪,出离悲喜,无声无息。

  顾顺猛地把李懂抱紧,一只手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心窝。

  “人都有那么一天,”顾顺的话像一声叹息,他话没说完,就听李懂开腔:

  “每个中国人都不会被丢下。”忽然没头没脑得这么说了一句,李懂抬起头看顾顺的眼:“我们是军人。”

  他脸上还有脏脏的泪痕,只是眼眶已经干了,李懂说,我们是军人:

  “忠于人民,忠于国家。”

  是刀锋,是利刃,是枪炮,是战舰,是不破的长城,是炎黄的脊梁。

  

  “忠于人民,忠于国家。”顾顺回应道,他继续说:“我刚才的的话还没说完——

  “人都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的那一天晚点来。”

  “只要我活着,你的那一天就不会来。”李懂坚决地说,夏楠随直升机离开之前,在他背后的枪管里插了一枝羸弱的白色小花,花冠轻轻颤抖着,李懂说:

  “我是你的观察员。”


  ——顾顺,你知道薄荷的故事吗?

  ——什么东西?

  ——你的信息素不就是薄荷味儿的吗,诶,我给你讲个薄荷的故事。

  ——不听。

  

  相传冥界之王爱上了精灵Menthe,他的妻子把Menthe变成无用的杂草,Menthe就是薄荷,薄荷的芬芳,就是Menthe的曼妙的姿容和不灭的爱情。

  庄羽告诉顾顺,有些地方的人会拿薄荷叶子擦拭双眼来明目。

  ——那李懂才应该是薄荷味儿。

  ——想什么呢,李懂是beta。

  去他妈的beta,李懂就是李懂。

  我希望他的那一天晚点来。

  

  “用我的枪。”

  说这句话时,顾顺觉得自己脑子昏沉又伴随剧痛,眼前像隔了片毛玻璃,只能看见些朦胧的轮廓,残垣钢架背后的黄沙和蓝天,跳动的火焰,和李懂。

  去他妈的薄荷明目。

  如果这就是最后的时刻,顾顺想,他想再看一眼李懂。

  只要我活着,你的那一天就不会来。

  计算过角度、风速和后坐力,李懂最终扣动扳机,子弹穿过了挟持佟莉的敌人的眉心。

  我不止是你的观察员。

  

 

 

评论(6)
热度(93)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