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7.玻璃纸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预警:接笔者对庄羽和李懂两条不同成长线的理解和巴塞姆小镇大战的简单时间线瞎梳理。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04    05    06

 

 

07.玻璃纸

  

  “你不是说吃糖不疼吗?”

  佟莉猛地敲了一下石头的头盔,笑得有些没心没肺,此刻手里的水果糖像是在嘲笑那时候的她,揣在兜里的糖果从沙漠里一直跟到了这里,已经有些开始融化的迹象,佟莉手上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被一颗手榴弹炸掉了手臂的陆琛的,或是被子弹击中喉部,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模糊漏风喉音的石头的血让玻璃纸变得滑溜溜的。

  “不疼,石头,吃糖不疼,你说过吃糖不疼……”

  包裹着橙色水果糖的玻璃纸和其他任何时候一样折射着柔和漂亮的光泽,却比其他任何时候都难以打开。

  佟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连脏字都带着颤音,她憋着哭腔和眼泪,终于打开了玻璃纸。

  石头终于停止了挣扎,也停止了呼吸,子弹卡在他的气管上,也卡住了一句没来及说出口的话。

  佟莉的悲鸣终于爆发出来,她抱住石头的脑袋,终于哭出了声音。

  我们回家。

  张天德却跟不上回家的队伍了。

  

  佟莉朝着通讯器大喊的那句“快点”兑现得有些晚了,顾顺和李懂终于赶到,从背后突击了包围小楼的敌人。

  小股敌人终于被全歼。

  顾顺和李懂检查了四周,确认了附近没有敌人之后进入了小楼,陆琛正咬着牙处理自己的断臂,佟莉为石头合上双眼,此刻的她看起来依然是那个所向披靡的女武神,她从邓梅脚边捡起那件脏兮兮的防弹背心。

  拿下了那片心形照片。

  

  顾顺找了个窗口警戒,李懂帮着陆琛处理手臂,血总算是止住了,李懂看着爆炸留下的创口,残存的皮肉向外翻开,他明白陆琛作为军医、作为军人的生命已经停在这里了。

  “我没事。”

  陆琛用剩下的那只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李懂抓住陆琛的手,那只手上都是滑腻的血液,陆琛想拍拍抓住自己的那只手,伤口的痛楚却提醒他不能。

  直升机的声音由远及近,他们得救了。

  

  伊维亚军方的直升机上坐着正副两位队长和记者,徐宏和夏楠受了点伤,杨锐还算完好,他们赶回集合点,接上了庄羽,撤到最近的集合点。

  在直升机上,紧绷的神经终于能得到一些放松,他们刚刚赢得了一场几乎算得上奇迹的胜利,却输掉了三名队友。

  庄羽,张天德,还有身为军医的陆琛。

  

  顾顺侧头看李懂,李懂出神地望着窗外的黄沙。

  顾顺这才看到李懂后颈那里有一颗痣,这让他想到Omega的腺体。

  战场上曾出现在脑中的纠结再一次出现了。

  对于李懂来说,这次的任务过分残酷,昨天还一起谈天打趣儿笑得前仰后合的战友,现在静静地躺在他们脚边的尸袋里。

  

  李懂,我们是军人,我们在战场上。

  

  顾顺跟自己说过这么一句话。

  李懂不想去深究自己的脑子里究竟为什么会响起顾顺的声音,他说他们是军人,他们在战场上。

  李懂很想问问顾顺。

  问问他自己有没有一些成长,问问他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合格的前哨鹰眼。

  李懂还想问问顾顺,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只摸到了那颗痣,这甚至让他觉得讽刺——Alpha注定要被Omega吸引,被即使在战场上,在业火里,都能散发出甜美香气的Omega。

  而自己的身上,只有血汗、硝烟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临的死亡的味道。

  我只是他的观察员。

  这一次,这句话,李懂说给自己听。

  

  “他们是为了人民,为了国家。”顾顺看着脚边的尸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

  李懂回过头,直视进顾顺的眼睛:“我们也是。”

  他这么说着,直升机转过一个弯,太阳刚好从顾顺的背后照射过来,李懂半眯起眼睛,隐约能看到顾顺朝他笑了起来。

  李懂从来没觉得一天这么长过,长到可以发生这么多事,长到可以成长为一个新的自己,长到可以失去这么多,长到可以被一个人如此吸引。

  而这一天还没有结束。 

  杨锐决定去解决黄饼危机,但这并不是一个由上级下达的任务,他们不仅冒着牺牲的风险,还可能受到国家和军队的处罚。

  “要扛一起扛。”顾顺说。

  李懂偏头去看他,就像在飞机上那会儿一样,他逆着光,像坠入这片黄沙之中的神祗,却对凡人一见钟情。

  顾顺也看向李懂,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目光。

  

 

评论(6)
热度(95)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