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6.万有引力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预警:接笔者对庄羽和李懂两条不同成长线的理解和巴塞姆小镇大战的简单时间线瞎梳理。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04    05

 

 

06.万有引力

  

  子弹击中李懂预判的位置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异域的气味,要形容的话,像是一种没吃过的坚果

  ——信息素。

  是属于Omega的信息素。

  顾顺。

  李懂脑子里闪过顾顺分化时隐忍的侧脸,来不及细想,他又一次扣动扳机。

  

  刚刚分化几个小时的顾顺还处在初分化阶段的易感期。

  并不强烈的信息素气味不知是被高温催化还是被Alpha的感知放大,如海潮般席卷了顾顺的感知。

  找到他,干他。

  他本来就有些昏沉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顾顺甩甩头,伸手按住脑侧的伤口,他仅存的意识和疼痛都不能再让他清醒。

  这是最原始的吸引,是自然赋予处于原本劣势的Omega对强势Alpha唯一的支配力量。

  饶是再强大的Alpha也不能抗拒的吸引力,这就是法则,逃不开,避不了。

  不需要理智,更不需要爱情,生物最原始的本能只需要存续,这种吸引力就来自存续,这种吸引力是Beta没有的,不仅仅是没有散发信息素的腺体,不同于Alpha和Omega的男女仅仅由外观区别,Beta作为最常见的性别,他们的繁衍只能通过表现为男女的双方相结合。

  这也是说Beta稳定的原因之一。

  他们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干扰,他们也不会散发信息素去招惹。

  顾顺曾一度认为自己也是这样,没有什么能干扰他,直到几个小时前他成为了一个Alpha,他回想起那时的观察员,回想起他向后仰起的脖颈,前颈和喉结的线条。

  那时候的李懂满头大汗,皱着眉头喘着粗气,然后低头紧紧咬住了自己的手臂。

  这些都只让顾顺的热度再次上升,下腹像是架起了一团烽火,信息素的气味在此刻不像是联系Alpha和Omega之间的纽带,而像是求救的狼烟。

  

  李懂闻到了那股薄荷味儿,只当那是Alpha的雷响的战鼓。

  空气中交缠的信息素的味道,是Alpha和Omega之间的蜜语。

  我只是个Beta。

  李懂再次对自己说了这句话,握枪的手紧了紧,他深呼吸,肺里都是淡淡的薄荷味,顾顺的气味,他沉下心来,再次开枪。

  

  我只是个Beta。

  顾顺残存的一点理智想起李懂这么说过,那时的顾顺并未感受过自然法则的力量,对书本上描述的吸引力不以为然。

  如今在对方Omega信息素像蜜糖,像光亮,像长夜的黎明,而他像只趋光的虫,像即使是火焰也能一头栽进其中的飞蛾。

  

  砰——

  

  又一声枪响。

  

  是李懂。

  顾顺终于又找回了些理智,R93的枪管从破口支出,漆黑的枪口对准了李懂在墙上留下的弹痕,SIG552口径是5.56mm,子弹不足以穿透墙体,但R93的7.62可以。

  顾顺将残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瞄准镜上,最终子弹穿过弹坑中心,贯穿了藏匿在墙后因为突来的分化而有些无措的少年狙击手的头颅。

  顾顺从背心上取下一支抑制剂,猛地扎进自己的颈窝,抑制剂上还写着杨锐的名字。

  

  李懂到达顾顺藏身之处时,后者正靠着墙休息,这幅样子在激烈的战场上真算得上是清闲,只是顾顺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清闲,头上是汗是血,胸口快速地起伏着,让人以为他结束一场三十公里的急行军,R93架在身侧,摊开的一只手上有一支注射过了的抑制剂。

  他刚刚从Omega为捕食Alpha织造的网中堪堪逃生,他刚刚对抗过自然法则,他刚刚顶着信息素的诱惑夺取了猎食者的性命。

  “万一来的是敌人怎么办?”见顾顺一副不设防的样子,李懂问道。

  “是你的脚步声。”

  顾顺抓住李懂伸向他的手站起来:“我认得。”他说得理所当然。

  “我们刚认识。”

  甚至没等顾顺站稳,李懂就松开了手,顾顺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掌心,想起了刚才的坚果味儿。

  李懂是什么味儿的?

  这么想着,一边把R93往肩上挂,顾顺一边吸了吸鼻子,却只有尘埃、火药和焦糊的气味。

  别看了,我不是Omega,没有标记。

  顾顺这才认知到李懂这句话的意义,他甚至觉得自己听到李懂在说:别闻了,我不是Omega,没有气味:

  “李懂。”顾顺叫他,李懂已经变成了警戒姿态,他头也没回:

  “嗯?”

  顾顺又一次看向了李懂的后脖颈,就像李懂说的,那里什么也没有,他的齿印已经完全消失了,顾顺握了握拳头,风带着流沙从他指缝经过,他摇摇头:“算了,走吧。”

  “好。”

  

  解决狙击手的时候,战场早就从广场转移到了别处,两人从高处下来的那段还算安全,没有遇到敌人,落地之后就不同了,他们背靠着背保持警戒。

  通讯器还是没有信号。

  不时有小股敌人从巷子里涌出,统统倒在了枪下,他们且战且走,向集合点撤去,沙漠中心的唯一文明之中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背靠背,和死亡搏斗。

  他会成长为他的眼睛,他的枪,他的盾。

  顾顺依旧对此深信不疑,只是有些开始怀疑自己

  ——我能不能成为他的枪,他的盾?

  这一次侥幸从Omega的引诱中逃脱,下一次,再下一次,剩下的这大半辈子,是不是每次都能从Omega手里逃脱。

  第一次领略了自然法则的强势,顾顺有些迟疑了,他想,就算他可以不管不顾地向李懂阐明自己想跟他升华一下革命友谊,但当李懂再次说出那句:“我只是个Beta”的时候,他顾顺能不能毫不迟疑、问心无愧地说:

  去他妈的Beta,Omega,哥要的是你李懂。

  

  通讯器恢复了讯号,庄羽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电池安装回了反干扰器,呼吸停止的时候,他还睁着眼睛。

  

  通讯手表上闪烁着红色的“SOS”,佟莉他们有危险。

  

 

评论(7)
热度(92)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