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5.七对一百五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本章节预警:接笔者对庄羽和李懂两条不同成长线的理解和巴塞姆小镇大战的简单时间线瞎梳理。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04

 

 

——————————————————————

  

05.七对一百五

  

  “小心。”杨锐嘱咐道。

  李懂一个细节也不愿意放过,不徐不疾地在一色的建筑物中寻找对方狙击手的藏身之处。

  

  两枪得手,小狙击手咬牙切齿地对对讲机里的人说:

  “你们继续打,狙击手我来解决。”

  他扔下对讲机,转移了位置,这一次他撤进了楼里的房间,从墙上扒下来一个羊头,给自己手里的SVD做支撑。

  他知道对方两名狙击手的位置,他只需要等待他们探出脑袋。

  小狙击手咬了咬牙,左半边脸传来的一阵剧痛提醒他要向对方复仇,要拿那两条命为自己失去的耳朵陪葬。

  然后,就是为了更高的理想,将拦路石一块块粉碎。

  他默念起经文,让被仇敌、伤痛和占尽上风的愉悦感平息下去,心无旁骛。

  

  战圈中的蛟龙们纷纷陷入苦战——杨锐带着夏楠被困指挥所屋内,陆琛和石头掩护着佟莉、邓梅和小女孩且战且退进了废车场,眼看着没有退路,子弹也快要打光了。

  佟莉扒下自己的防弹衣给邓梅,邓梅则将它套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

  对军人来说,是国家,是人民,佟莉甘愿为使命捐躯;对母亲来说,是孩子,即使那是别人的孩子,即使自己也在爆破声中瑟瑟发抖,邓梅也愿意去做一个母亲。

  徐宏就广场形势开始重新部署,寻找突围的办法,敌我在人数上的悬殊使得己方一直受对方的火力压制,人少,携带的弹药也不够,他们打掉了自己的子弹,就捡起别人的枪,直到最后,佟莉背靠着掩体,拔出了匕首,这是她最后的防卫措施。

  徐宏的脑子快速转动着,余光看到了停泊在不远处的T72:

  “再撑一下,我有办法。”

  

  和舰上失去联系的时候庄羽就留了个心眼,那些缠绕在天线上影响收讯的草团不像是附近的,他扒拉了几下,确认过讯号之后就回到了集合点,带着屋主准备先转移到一个安全些的地方等待队友们的撤回。

  敌人端着武器冲进来的时候,女屋主只顾着尖叫和躲藏,正面遭遇数名敌人的庄羽几乎是立刻中弹,他的枪被打掉在地,人先隐蔽到了门边的死角里。

  精神高度紧张的他直到用手榴弹压制住了敌人的进攻、看到不远处地上有一截断指时,才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看到仅剩一层皮连着的另一根断指,痛觉这才袭来,折磨着他的神经,他咬牙不让自己发出惨叫。

  而枪就在不远的地上。

  庄羽甚至希望那位女主人可以鼓起勇气将枪扔给自己。

  是人都怕死。

  但庄羽是军人,他从藏身处跃出,想要抢夺地上的枪支,和适时爬起来的恐怖分子缠斗在一起,反干扰器掉在一边的稻草上,机体和电源摔开了。

  

  李懂发现了一枚7.62的弹壳,逆推出弹道轨迹,往来处寻,手里仪器的变焦倍数越来越大,他静下心来,一个窗口一个窗口细细地找,最终发现了玻璃上的倒影。

  

  然而反干扰器的电源断了,通讯兵也与敌人正缠斗在羊栏里,对方拔出了他身上的匕首捅了几下,借着军靴下的钢板踹毙了一直拉着自己脚的恐怖分子,庄羽终于有机会反击,夺过匕首插进了身上敌人的颈侧。

  

  “顾顺。顾顺。”

  通讯器没有一点反应,李懂有些焦躁,原本集中在观测上的注意力现在有闲暇分散到身体各处,阳光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长时间无遮挡地暴露在阳光下让他的皮肤有些刺痛,血迹干在脸上也有些刺痒,耳朵里还有轻微的蜂鸣声。

  联系不上顾顺。

  李懂转过头,看见了靠在墙边的SIG552。

  

  位置暴露给了对手,顾顺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倚靠着背后的墙壁,他思索着,仍没有放弃咀嚼口香糖,甚至时不时用这个动作引起的疼痛来保持清醒。

  作为临时抽调到蛟龙一队来的顾顺,他和李懂一直在磨合,李懂的确是优秀的观察员,专业能力无可挑剔,但他无法战胜自己的恐惧,和压在心头的那座大山,他始终认为罗星中弹的责任在他。

  在磨合这件事上,顾顺一直比李懂更努力,他知道罗星回不来,甚至再也拿不起枪了,而李懂还心存侥幸,或许下一次任务他辅助的主狙就又变回了罗星。

  顾顺没时间等李懂慢慢成长,他不是罗星,不是护雏的母鸡,他是鹰隼,是猛禽,他希望李懂像个掠食者一样成长,跑在死亡的前面。

  按常理狙击手都得信任他们的观察员,在一门心思瞄准的时候,把后背,把生命交到观察员手里,顾顺不是,他更习惯独自解决问题,在他看来,原先的观察员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枪架子,他并没有要把自己的一条性命托付给枪架子的意思。

  李懂不是枪架子,他信任李懂,甚至没有尝试过跟李懂取得联络,他给李懂时间,他知道李懂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他会成长为他的眼睛,他的枪,他的盾。

  李懂不该是蜷缩在罗星羽翼下的雏鸟,他更应该在广袤的天地间展翅飞翔。

  

  李懂架起了枪,瞄准了刚刚观测到的位置。

  从倒影中推断出对方头部的位置,然而他的第一枪没有打中。

  这一枪引来的顾顺的注意,他迅速扒开石土掩住的土洞,只见又一枪打在了不远处一栋建筑物的墙体。

  

  还没死透的敌人开枪打中了庄羽。

  他发出叹息似的痛呼,与方才手刃的敌人倒在了一处。

  谁能阻止少年武士去赴死?

  他们听不到了。

 

评论(3)
热度(74)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