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4.八对一百五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预警:从本章起存在笔者对角色刻画的个人理解和故事细节(戴着CP滤镜)的个人解读甚至过度解读。


前文链接:00     01   02    03

————————————————————————

04.八对一百五

 

  战场上每一个人都在被迫成长。

  庄羽独自坐在一块岩石上,空气中还弥漫着火药、血腥和皮肉烧焦的气味儿,他克制着要吐的冲动尽量放空,但烧焦的残肢始终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徐宏从脚边拾起一截断指,那根指头上戴着一枚朴素的戒指,是婚戒的式样,把那截指头放回它原本该在的地方,一抔一抔用沙土埋葬。

  这个人原本也有家庭。

  徐宏想,可能他还有一个或者几个可爱的孩子,他的家人还在等他回去。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谁能阻止少年武士去赴死?他们听不到了。①

  不知道裹着黄沙的风能不能带上消息,告诉等待的家人,告诉所有人,在这里牺牲的人都是英雄。

  心头百般唏嘘,还在感叹自己果然是有了家室的人,看到一只断手都能感伤春秋,抬头便看到了一个人坐在那里的小通讯兵。

  庄羽和李懂差不多大小,同期进的蛟龙一队,对于他们俩来说这都是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沙场。

  李懂跟着狙击手,还有个搭档有个帮衬,有个经验老道的罗星处处体谅照顾,不像庄羽,一个人带着他的通讯器材孤军奋战。

  徐宏想到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心下一软,在庄羽对面坐了下来。

  八个人都是通过了层层筛选,从泱泱大军之中脱颖而出,每个人都是合格的蛟龙。

  “强者无敌。”

  坚定地念出了蛟龙的口号,徐宏示意庄羽捡起自己的头盔。

  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在这片沙漠里一夜长大,因为死亡正在身后的黑暗里伺机而动。

  徐宏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平安回家。

  

  机枪手趴在附近警戒,干燥的空气使得佟莉小腿上的擦伤难耐地刺痒,她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想缓解这种痒痛交至,小动作却还是被一旁的石头觉察。

  “还疼吗?”大个子机枪手问她。

  “有点儿。”她老老实实回答了。

  石头从裤兜里摸出一颗水果糖递到她眼前,她有些疑惑地看向石头,石头有些窘迫地避开女机枪手的目光,舔了舔嘴唇,说道:“别想多了。”却在对方收下他的糖果后难以抑制憨厚地笑。

  

  陆琛修好了唯一能用的一辆狐式,也暂停了杨锐和夏楠的争执,杨锐一声令下,队伍重新出发。

  

  冲突在他们一到巴塞姆镇并拿下了一座民房做据点之后就爆发了,不是他们和敌人,而是杨锐和夏楠,四处警戒的队员们对他们在院子里发生了些什么不清楚,只看到夏楠出来的时候脸上抹得像个花猫。

  而杨锐决心救下人质营里所有人质。

  这让顾顺多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甚至在蛟龙一队找到了一点归属感——八对一百五的气焰,光凭这一点他顾顺就对这个队长多了分敬意。

  “害怕了?”顾顺用手肘碰了碰站在旁边的李懂。

  “没有。”

  “别怕,哥就在你旁边。”顾顺带这些调笑地意味看着李懂说:“你克服不了的,哥陪你一块儿克服。”

  

  作战部署很快决定,队员各自就位,庄羽在后山架好了天线便留在那座做集合点的民房里保持通讯,而对于狙击组来说,无非又是一个“制高点”,这次他们分散在两个位置,分别负责不同的地方。

  “李懂,这个范围你来负责;顾顺,拱门后面是你的。”

  “没问题,我的。”

  顾顺的声音从通讯器传进李懂的耳朵,不知怎么有些变味。

  

  我的,观察员。

  

  顾顺那时故意顿了一下,像是要跟李懂强调他的断句,想起这茬的李懂皱了皱眉头,调整了一下自己和瞄准镜之间的角度。

  全员的神经都高度紧张着,一切看似正在按计划推动,而一环一环齿轮之间不知从哪里出了嫌隙,后面紧接着的全乱了套。

  夏楠假扮的“邓梅”被带走要处决,载着真邓梅的车子避让卡车时被扎破了车胎,一声枪响之后,场面开始失控——热兵器的焰火像骤雨在四处开花。

  为杨锐守护着二楼通道的李懂扣动了扳机,子弹接二连三从枪膛里射出,将砂土的窗打得尘烟四起,掩护着队长和夏楠的撤退。

  敌人在他的枪下应声倒下,耳边上都是SIG552的枪声。

  在沙漠里丢失了一只耳朵的少年狙击手发现了他们。

  

  他的第一枪,报仇挑衅似的擦过了顾顺的左耳;紧接着调转枪口,打中了李懂脑袋旁边的墙体,冲击力将他抛到地上。

  “李懂,我被他发现了,”顾顺挣扎着坐起来,子弹在他眼侧耳际留下了伤痕并开始流血,被作用力抛撞到墙上时似乎也撞到了头,他只觉得脑子有些昏沉,耳朵里嗡嗡作响:“他离我很近,一定会死盯我。”

  顾顺想起了沙漠里遭遇的那个狙击手,从瞄准镜里模糊的身形判断,对方应该还是个少年,生在这种地方,狙击能力如此出类拔萃,倒也是个天才人物。

  挑衅?

  顾顺摸了把左耳边上的血,他还记得自己那时被对方用金属盘子晃了眼睛而稍微失了准头,只打掉了对方的左耳。

  有意思,哥接招:

  “我们要赶紧把他找出来,收到回复。”

  “是。”通讯器里传来李懂短暂果断的回复,顾顺都愣了一下,看来自己的确是小看了这个观察员——他正在枪林弹雨里竹子拔节一样飞速地成长着。

  

  ——你以前也是这样儿吗?

  ——哪样?

  在桥洞下待命的时候顾顺曾经忍不住找李懂的茬,但在李懂看向他的时候,顾顺被那双在阴影下都发着光的眼睛震撼,起的那点戏弄李懂的小心思全都打消了。

  他把原本想说的“可爱”咽了回去,回答道:“紧张。”

  

  刚吃过对方狙击手一发子弹的小观察员的声音听起来可一点也不紧张,顾顺继续听他在通讯器里向队长汇报情况:

  “队长,我被发现了,我失去那个位置了。”

  李懂冷静地出奇,他迅速转移了角度,掏出测距仪开始定位对方狙击手。

  战场似乎离他越来越远,连枪炮的声音也似乎渐渐消失,他眼前只有测距仪展示的方寸,在楼宇窗格间搜索着对方狙击手的身影。

  不能眼看着顾顺像罗星那样中弹。

  这一次,我想要保护别人。

  

 

————————————————

①相传是宫本武藏说过的话,未得到明确考据。

  

 

评论(7)
热度(83)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