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顺懂/顾懂/狙击组】上心 03.我只是你的观察员

☆注意事项

原作:红海行动

配对:顺懂/顾懂(顾顺X李懂)

姑且顺着原作走(会有改动和细节再处理以及过度解读各种可能)

其他预警:大三角可能/Alpha顺XBeta懂/虐可能/R18肉渣有且走链接

 

前文链接:00     01   02

————————————————

抱歉昨天太浪了拿小短篇混更新_(:з」∠)_

二刷了红海,发现自己距第一次看还挺久了,时间线有点没搞清楚,这次刷完之后昨天把前面的章节稍微修改了一下,主要是一些细节串联时间线,应该不影响继续阅读,有比较抠这个的小伙伴可以回头看看。

非常谢谢大家喜欢这篇!请给我评论好吗?

————————————————

  03.我只是你的观察员

  “冷静点李懂!”

  “我很冷静!这他妈全是我的错!”李懂第一次爆了粗口,他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茬子,那阵势顾顺看了都担心他把自己的头皮扯下来。

  “李懂,我们是军人,我们在战场上。”

  李懂放下手,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从半截手套上露出来的指节上有泛黄的枪茧。

  顾顺见状,“李懂”“李懂”地叫了两声,对方却一点回应也没有。

  “啪”地一巴掌,顾顺不知道这一巴掌有没有把李懂打醒,至少换来了他的注意力。

  “听好,是人都他妈怕死,没人给谁挡枪子儿,罗星这事儿只能怪他自己运气不好,和你一点没关系,你现在是哥的观察员不是他的,听到没有!?”

  “罗星就给我挡了,”李懂直视着顾顺的眼睛,咬了咬牙,声音有一点颤抖,他说:“那颗子弹打中的应该是我。”没想太多,李懂甚至没注意到自己将深藏的心事向顾顺吐露。

  那颗子弹打中的应该是我。

  连那几艘支援的海盗小艇都不能解决,打在直升机舱门旁的每一枪都将自己的力气抽离,害怕被击中,害怕死亡,颤抖着打出的每一枪都沉进海里。

  “我来。”罗星说着,推开了自己。

  罗星中弹了。

  罗星可能再也不会归队了。

  顾顺“啧”了一声,似乎是叹服李懂的死心眼,那双眼看向他的眼睛里有些湿润,顾顺不会承认自己虚了,不知道是害怕在那双眼里看到泪还是隔着水光看到一个陷进泥淖的自己,他抬手盖住了李懂的眼睛。

  “我说过了,和你没关系,你要不想哥也给你挡子弹,就把这事翻过去。”

  顾顺转头看了看四下没人,迅速在李懂的嘴唇上点过一吻,李懂的嘴唇很软,但干得有些刺人,感受到顾顺的靠近他缩了一下,却没能避过。

  “顾顺。”李懂握住遮着自己眼睛的那只手。

  “怎么了?”

  “之前那件事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你别多想。”

  “那不行,哥说了负责就得负责到底。”顾顺的咬肌凸了凸,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些字:“李懂,别在哥的战场上当逃兵,你逃不掉。”顾顺的语气和告诉李懂子弹是躲不掉的那时候一样。

  听了顾顺的话,李懂一把甩开顾顺的手:“我只是你的观察员。”

  “是啊,我的,观察员。”

  “你……”明白自己在顾顺嘴巴里讨不到便宜,李懂转身就走,顾顺也甩开两条长腿跟上。

  “感觉好点了?”

  李懂停住步子,回头看顾顺,刚才那些话都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故意说的?李懂觉得自己真的摸不透顾顺这个人的想法,他承认顾顺的实力,的确是可以和罗星平分秋色的狙击手,但他又和罗星截然不同,罗星跩,顾顺比他更跩,罗星跩得平易近人,顾顺却跩得不近人情。

  “别误会,刚那些话哥是走心的。”

  像是读出了李懂的想法,顾顺咧了咧嘴,朝他说道。

  李懂不想再和他多话,恰好通讯器里传来队长叫他们集合的声音,马上就要再次出发了。

  这一程路多了一个变数,他们带上了一个战地记者,夏楠。

  沙漠地形崎岖不平,狐式颠颠簸簸,热浪在视线所及出翻卷着,李懂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的测距仪,尽力去忽略顾顺黏在他身上的视线。

  队友也都知道李懂的性子,罗星不在,没了那个把他从角落里拖出来的人,他自然而然又缩回了角落,大家在车里相互打趣儿,石头讲起他们以前任务的糗事,在提到罗星之前就被旁边的佟莉塞了一嘴糖:

  “吃你的糖。”

  杨锐和陆琛时不时还关注一下李懂的情况,杨队知道他们家的小观察员是个认死理的,罗星的事他还过不去;陆琛则还惦记着先前李懂后颈上的牙印,要不是在行军,不管顾顺脾气有多臭,他都想把人拉到一边做一次一对一团建,就算隔着层有色的护目镜都能看清他恨不得给李懂身上烧出一个洞的眼神。

  车里的气氛渐渐冷却下来,玩儿手指的,假装整理装备的,擦枪的,大家各自给自己找点活计,好显得不那么尴尬。

  领队的车停了下来,蛟龙一队的成员各自下车警戒,杨锐上前交涉,却发现与舰上断了联系。

  迫击炮破膛的声音响彻空旷的沙漠,带着炮弹破空滑翔的声音。

  “迫——击——炮——”

  杨锐大声提醒,按着自己的头盔就开始寻找掩护,一场敌暗我明,深入敌人包围圈的突围战立即打响。

  以现有可用的装备难以对抗敌方的迫击炮阵,狙击手的远程精准打击成了唯一突围的方法。

  “最后一炮。”杨锐对通讯器那头的狙击组说道,将炮弹装填进去,却被敌方狙击手的子弹擦破了腿。

  狙击组就位,顾顺迅速下达了指令,自己以端掉对方的迫击炮为目标,让李懂定位出对方额狙击手。烟散了,顾顺一枪又一枪从容而精准地打击,但他并不简单以人为目标,他打掉了迫击炮的架子,将藏匿在巨石背后的敌人引诱出来,只是R93的枪焰暴露了他的位置,对方的迫击炮和狙击手的两面夹击,电光火石间顾顺损失了自己的头盔,骗过了对方狙击手打向他的第一枪,最致命那一枪。

  对方狙击手的位置也暴露给了李懂。

  “李懂,把他牵制住,我来解决迫击炮。

  配发给李懂的SIG552射击精度在400米之外实在不行,李懂开车接近对方狙击手位置时被打在车架上的子弹吓得一缩,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挡位没有挂对——回想起来,刚刚来的路上自己似乎都没有管过变速杆,想来是顾顺在枪林弹雨里还腾出一只手来帮自己挂挡。

  顾顺的跩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没时间给李懂分心,距离一够他就从车里跳下来,朝着对方的狙击点开火。

  “我牵制住他了。”

  他对顾顺说,声音清楚而坚定。

  迫击炮阵轰然爆炸。

  “刚才表现得不错。”

  没了头盔裹着头巾的顾顺依然嚼着口香糖,嘴角痞气得咧着。

  李懂从望远镜中抬眼,他看了眼顾顺,想起了变速杆,想起了自己被子弹吓得瑟缩,电光火石间似乎还看到了罗星的脸:

  “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李懂不确定自己这算不算是成长,比起被海盗艇的火力压制得不敢动,被罗星说着“我来”挤开那时的自己,比起眼睁睁看着罗星中弹的自己,这样算不算是有一点成长。

  如果是,那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我看到了。”顾顺说。

  李懂不再和他多话,转而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望远镜上保持警戒,顾顺倚着砂岩,怀里抱着他的R93仔细看李懂,发现他眼皮上有一颗小黑痣①,隐藏在脸上的迷彩涂装下,服役的年月似乎没在李懂身上留下太多痕迹,他看起来依然像涉世未深的少年,但这里是战场,每个人都被迫成长,如果不够快就会被淘汰。

  我看到了。

  你的光芒。

  ————————

  ①尹昉老师眼皮上有一颗小黑痣,这里借用,但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评论(8)
热度(112)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