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查看个人介绍

【FGO/周迦周无差】破坏神之莲-最终章

  战局从两个一对一变成了二对二,兵刃相接的声音不断敲击耳膜,南亚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晒得咕哒的皮肤针刺似的疼,尽管阳光刺眼,他还是不愿将目光移开,一红一白的迦尔纳,一黑一白的阿周那,看过《摩诃婆罗多》原典的咕哒,看到两对迦尔纳和阿周那彼此合作总有种难以言说的心情,然而他们对抗的人正是自己。

  光明面与黑暗面的对抗。

  是被过去束缚,还是从过去的手中赢得未来。

  他们为此而全力奋战。

  “迦尔纳,阿周那,如果要释放宝具的话,我随时都可以!”不知道能怎么支援自己的从者,咕哒朝自己的从者们喊道。

  

  迦尔纳和阿周那背靠着背,将自己完全托付给对方,每一次攻守都配合默契,就像是彼此了解很深的老友——若是从两人那么多年的宿敌来看,彼此了解如旧友也不足为奇。

  他们不需要沟通,甚至不需要查看对方的动态,一一接应着袭来的攻势,再予以反击。

  而他们的对手却不是如此。

  也是了,他们的对手一个抱着歉疚,一个怀着执念,彼此都对对方介怀,无法坦诚相对,又哪来的默契配合,只是自顾自地进攻,这样的打法使得他们很快落入下风。

  迦尔纳和阿周那对视一下,同时点了点头,心照不宣的样子,阿周那念起了咒语,他的身体渐渐浮起,手上聚起一个光球——Pāśupata,破坏神的手影。

  阿周那释放出自己的宝具,那光芒甚至胜过了日光,照得咕哒睁不开眼,咕哒抬手微微遮住眼睛,只听到另一段咒文念起,而他身体里的残余的魔力随着那段咒文而急速流逝着。

  Vasavi Shakti

  日轮啊,顺从死亡。

  那足以打倒众神的,仅仅一击的光枪在耀眼的光芒中猛然贯穿了Berserker的身体,遍染全身剥离的鲜血的这一击,终是为阿周那荡涤了藏匿已久的愧疚和悔恨。

  ——你不欠我什么,事该如此。

 

  Berserker同所有的光芒一起消失,尘嚣散尽的时候,Avenger红了眼,他的鲨鱼齿咬得“咕咕”作响,他恨作为阿周那的Berserker,却也以全身心爱他,爱他如仇敌,如至交,如手足,如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不管变成什么样子,Avenger作为“迦尔纳”注定是无法解开与阿周那的纠缠,不是那个穿着雪白长袍,握着甘狄拔的阿周那,而是那个通体黑色,眼中只有自己的阿周那。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Avenger完全失去了原本的冷静,挥舞起光枪,砍断了阿周那射来的箭矢,他的眼白被怒意染黑,红色的眸子像是落在其间的鲜血,或是火焰,他恨不得引来地狱中的业火,将这一切焚烧殆烬,恨不得要这天地一同为他失去的部分陪葬。

  “我要以你们的首级,做奉在我兄弟足前的莲花!”

  他唤来狂风,裹挟他前进,一步一步逼进迦尔纳和阿周那,他踩过地方不仅仅是花草枯萎,甚至留下深深的裂痕,有火焰从那些裂痕中喷出,鲜红的火舌摇摆着舔舐他金色的鞋履。

 

  这是迦尔纳的执念。

  他有多高洁,他曾经的执念就有多强烈,他曾以一人之力对抗人也对抗神,他的执念,强烈到想要毁天灭地,于火焰中涅槃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但他做不到。

  一层一层的诅咒将他桎梏,人和神,乃至是命运,都偏袒这与他对立的一面,真的事该如此吗?

 

  “阿周那,我会帮你杀了他。”

  迦尔纳握紧了手里的枪,双眼紧盯敌人,口里这么说道:“他不是我,却也是我,所以能杀他的只有你。”

  时至今日也一如从前,有资格取我性命的人,这世上唯有你一个。

  阿周那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带些诡谲意味的笑:“不,他不是你。”他架起甘狄拔,拉开弓弦,蓝色的魔力开始向他的掌中流淌,汇聚成箭矢的形状:“我会如你所愿杀了他,但他不是你,我不会再伤你分毫。”

  “若是母亲还在世,一定会很开心。”

 

  “虚伪!”

  Avenger打断两人:“收起你们那副虚情假意地扮演兄友弟恭的嘴脸,我快要吐了。”

  “如Archer所说,我不是你,你也不会是我,我已经舍弃了懦弱恭顺的自己,现在的我为复仇而生。”Avenger这么说着,发动了攻击,光枪与光枪碰撞,一睁一闭的两只因陀罗之眼一只洞悉真实,一只为疯狂扼腕,他继续陈述:“但有一件事我与你相同,就是在这世上只有一人足以与我相配,而我甘愿一生与他缠斗,我要你们给他陪葬。”

  Avenger的攻势狂乱,看似处处破绽却又让人摸不到可乘之机,一时间竟逼得迦尔纳与阿周那两人节节后退。

  金属碰撞声激烈地响起,Avenger也继续说着话,和他近乎疯狂的攻势不同,他说话的语气平静地好像事不关己:“没人比你更明白这种心情,Lancer,因为我们一样。”

  “我与你不同。”

  “没什么不同,我们都为名唤阿周那之人狂热,视他作宿敌,作挚爱。”

  Avenger的光枪微微挑破了迦尔纳心口的衣料,带出一丝血痕,黑红色如丝如雾的东西立即钻进了那道豁口,迦尔纳倏地瞪大了眼,而幻觉渐渐浮上他的眼帘。

  “好好享受吧——”Avenger靠近了迦尔纳的脸,似乎想细细品尝他沉溺幻觉的模样。

  “迦尔纳!”被阿周那呼唤姓名的瞬间,迦尔纳碧绿的双眼立即回复了清明,他微微错过身体,阿周那的箭矢便从他腋下穿过,直刺Avenger的心脏,只见那双红黑相间的眼猛然睁大,然后眼睑卸去气力。

  猩红色的魔力从伤口泄出,同箭矢上蓝色的魔力交缠。

  Avenger突然猖狂地大笑起来,笑到眼角泛起泪光,原本喋喋不休的他不再说话,安静地与迦尔纳对视着,直到消失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中。

 

  “刚才你看到了什么?”阿周那的声音在迦尔纳背后响起。

  “没什么。”迦尔纳只是敷衍而不打算回答。

  他看见幼时的阿周那和自己,他们一起在山坡上奔跑玩乐,他们一同习武,他们比试射箭,他看见贡蒂妈妈唤他们,递给他们一人一颗从怖军口下幸存的炸糖球。

  ——他虚构了他们相互陪伴的岁月,而不是数不清年岁间水火不容的对峙,更不是俱卢战场上你死我亡的厮杀。

  在这世上只有一人足以与我相配,而我甘愿一生与他缠斗。

  这是Avenger的话中唯一一句让迦尔纳无法辩驳的,他可以用“事该如此”来粉饰所有事情,除了这一件,他从不正视心底对阿周那的狂热,更不用说接受。

 

  “如果你的幻觉与我有关,”阿周那对着迦尔纳的背影说,他看不见迦尔纳的脸,只是盯着他雪白的后颈和上面淡到难以看清的伤痕说道:“希望都是好事。”

  “的确是好事。”

  迦尔纳微微扬起了嘴角:“走吧。”

  千年前的阳光依旧炙烤着当时的大地,地上有着Avenger留下的枯败植物与裂隙,当来自过去的风穿过时间拂过从未来赶来的英灵的面颊,湿婆神睁开额上的第三只眼,其间不是喷发燃尽天地的烈焰,而是缓缓绽放的莲花。

  迦尔纳扶起早先因为脱离而跌坐在地上的咕哒,他回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阿周那,朝他微微笑了,下一刻就被阿周那紧紧拥抱,迦尔纳愣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他抬起手轻轻回抱住阿周那。

————————THE END————————

“咕哒,你怎么一个人,迦尔纳和阿周那呢?”

  罗曼的影像摇晃了一下,然后稳定下来。

“去找骨科医生了。”咕哒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印度的空气里弥漫的再也不是咖喱的香味,而是恋爱的腐臭!”

  不等罗曼发问,咕哒继续说道:“Dr.罗曼,赶快准备灵子转移,我快要在这种甜腻的空气中窒息了!”咕哒抬起双手,捏住自己的脖子,做出一个夸张的,吐出舌头的表情:“救命!”

——————戏精咕哒的小剧场也结束了,真END了——————

①湿婆:湿婆(Shiva),印度教三大神之一,毁灭之神。(笔者默认“破坏神的手影”的“破坏神”就是指湿婆。)详细见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9%BF%E5%A9%86/1527127?fr=aladdin

②莲花:在印度文化和宗教里面意思很多,笔者取“圆满”之意。

————————————————————

  终于完结了,虽然有点仓促,但是因为脱纲太多,笔者已经有点混乱不知道再怎么继续下去比较好了,就这样结束应该是最好的,长痛不如短痛(划掉)。

  其间拖了很久,不到20k的文,陆陆续续写了好几个月,感谢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的人。

  我爱迦尔纳发自真心!!!印度骨科好好好!!!

  印度兄弟中心的乙女合志应该很快会一宣了,自己的一个欧美的本也打算重新刷一次,即将进入赶稿修罗场,还有两个周迦的脑洞没有写,哭哭,忙完这一阵就开新坑吧_(:з」∠)_ 希望我的拖延症能够痊愈。

评论(6)
热度(72)
 
©黑恶势力头号帅鸽 苍戾 | Powered by LOFTER